欢迎光临情久娱乐片网

我在教室被强了好爽 又肉又污的黄文

我在教室被强了好爽 七夕,是牛郎与织女一年一度,能够相见一次的日子,也同时是情人们庆祝着代表幸福与感情长久的节日。牵着手、勾着臂,搂着肩,相互倚靠彼此,不轻易分离。

狼谷吊戏望着人潮拥挤的街道,脸上挂起无奈的表情,心里不断地咒骂自己。相较之下,站在身旁的Horatio,反倒是兴致勃勃的模样,红眸似乎在闪闪发光。

我在教室被强了好爽 又肉又污的黄文
我在教室被强了好爽 又肉又污的黄文

又肉又污的黄文「这就是日本七夕吗?我在书上看过,人们是不是会在一张书签大的纸张写下愿望,然后挂在树上?」

「是竹叶上喔,不是树上啦。」他纠正她。

两人在前几天规划好约会行程,相约一起在路上闲晃,顺便参与街上举办的七夕活动。

现代的黑白休闲服饰与古典的盔甲礼服,过长的黑发与优雅的月光色长发,闪耀的琥珀眸与鲜艳的红眸。

一男一女走在路上,引起旁人的瞩目与好奇。

也引起一些subclass的注意。

「C3的狼谷吊戏……!」

「他怎幺在这啊……!?」

「跟他走在一起的女人是……?」

「总觉得有些眼熟……等等,她也是吸血鬼吗?!​​」

「subclass?!是哪一个真祖的?!」

「盔甲礼服……那个发饰……难道是强欲的真祖的subclass吗!?」

「被称为La Pucelle d’Orléans(奥尔良的少女)的Horatio?!为什幺她在这?!还跟狼谷吊戏在一起……?」

窃窃私语的声音传进他们的耳里,狼谷原先不在意这些话语,但琥珀眸瞟见恋人的表情后,他眯起眼睛,身上散发出杀意。

Horatio的脸上虽然平静,没有露出任何神情,白皙的手却握得非常紧,无法随意松开,肌肤下的青色血管隐隐显露而出。

吸血鬼与人类交往,本来是个天理不容的事,更何况是C3机关的成员,对于servamp或是subclass来说,都是不想招惹或是靠近的存在。

尤其是狼谷吊戏,在subclass里头流传着,他是个连小孩都会畏惧的人物。除非有钱,否则性命再保也保不住,只能望着他将自己的生命烛火强制捻熄。

Horatio喜欢狼谷,不是朋友,而是情人之间的喜欢。

他们宛若莎士比亚的作品—罗密欧与茱丽叶。两人的家族反对着他们的爱恋,最后为爱殉情而亡。只可惜,Horatio是名吸血鬼,强欲的真祖的subclass,她没法轻易让自己死去;而狼谷是C3机关的战斗人员,临走在死亡边缘上,想杀死自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他们从未想过让自己死去或是让对方死去,脑里只想着一件事。

那便是……如何让他们彼此因为与自己交往而感到幸福?

狼谷现在算是明白了。

「……!?吊、吊戏先生……?」

对他来说,只要能守护好Horatio,不管要他牺牲自己或是为她付出一切,他都愿意尽力一试,只为了守护Horatio。

手腕被轻轻扣住,暖意从掌心传至心里。

Horatio看向狼谷,脸颊有着淡淡的红润。

他没有说话,紧紧握着她的手,往前走着,仿佛没有尽头。

「……我们走吧,看看前面有什幺。」

「咦?啊、好的!」

她跟上脚步,手悄悄握紧,从扣住变为十指紧扣。

嘴角微微上扬,余光瞟向后头嗫嚅着的subclass,眸子释放出杀气,直到几个subclass吓的快速离去后,他才收起眼神,带着Horatio往前进。

不知为何,或许是看到对方的害怕,或许是感觉到对方心中的紧张。

脑海里突然想起强欲的真祖说过的话。

那时,Lawless得知subclass与C3机关的人交往,便要求男方与自己私下见面。

「……你真的喜欢她?」他问。

狼谷眨了眨眼,点头:「无可救药的喜欢。」

红眸紧紧盯着,最后叹了口气。

「Horatio曾经受过伤害,因此……她对于爱情的想像,不像童话故事里的公主,抑或是现代渴望浪漫爱情的女孩子,又或者是……任何得到幸福快乐的结局或是悲伤收尾的女主角……她就只是,想要简单渴求的幸福。」

「她渴望过爱情,就那幺一次。之后……她放手了,舍弃那唯一的爱。为了报恩,为了喜欢的人,为了……保护所爱之人的家族。或许对她来说,我跟Guildenstern是她现在唯一的依靠吧?毕竟……我们一个像是她的哥哥,一个像是她的父亲。」

「黑发凸额,我知道你喜欢Horatio,但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这无关她是不是强欲的真祖的subclass。Horatio对我来说,就像一个懵懂无知的妹妹,一个需要别人细心对待呵护的女孩子。虽然她看起来才十六、七岁,可是她是一名吸血鬼,强欲的真祖的subclass。她的年龄……可以说是比你还要大,她活的时间非常久,看过的事情比你抓到的subclass还要多很多。」

「如果你真的喜欢她,那幺……好好保护她,不要让她再次受到伤害。不要再让她活在过去的悲情爱恋,让她好好转头,看看自己的身后还是有许多人爱着她的。」

「……总之,她就拜托你了。狼谷吊戏。」

嬉笑声在耳边飘荡,转头便能看见一张又一张画了精致图像的海报贴在每个店家的门口上。穿着有些简朴的牛郎张开手臂迎接一身淡色仙衣的织女,两人脚下是无数只喜鹊搭成的小桥,让人有一种迎接幸福的感觉。

狼谷知道这个故事,从小听到现在,耳熟能详。有时会和月满弓影一起演这个故事给车守盾一郎的儿子看,逗孩子欢欣。

不过,他不清楚身旁的恋人知不知道关于七夕的由来。于是便问:「妳知道七夕的故事吗?」

Horatio眨了眨眼,思索了几秒,道:「有听人说过。」

「所以妳知道牛郎织女?」

「咦?」她皱眉,疑惑道:「牛郎……织女……?他们是那个……工作场所的……?」

啊,她误会了。

忍住笑意,他故作严肃的说:「不是啦,牛郎织女是七夕的故事背景喔!他们两人一年只能见一次面,妳看。」他指向海报。 「那个就是牛郎织女。」

Horatio盯着海报,纤指指着鹊桥:「他们脚下踩的是什幺?」

「喜鹊。」

「喜鹊?」她不解问:「为什幺是喜鹊?」

想要了解所有事情的来源与知识,这就是Horatio的个性。也因为这单纯的性格,让狼谷对Horatio是又爱又宠,想让她了解到更多。

狼谷轻笑,开始解释:「据说牛郎为了再次与织女相见,他把老牛的皮做成鞋来到天界。眼看就要与织女团聚,却被织女的母亲,王母娘娘阻止。她拿起插在发上的银簪化为银河,拦阻了相爱的两人的去路。然而天上的喜鹊被他们的爱情所感动,便化作鹊桥,让两人团聚。」

Horatio嗯了一声,问:「后来呢?后来怎幺样了?牛郎与织女就这幺团聚了?」

感觉好像一般的童话故事。她轻语着。

他听见后,哈哈大笑,继续说:「当然不是。虽说王母娘娘也和喜鹊一样,被牛郎织女的爱情动容,但她命令两人只能在每年的农历七月初七,才可以在鹊桥相会。 」

1 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情久娱乐 » 我在教室被强了好爽 又肉又污的黄文

情久娱乐网

请上车最新娱乐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