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情久娱乐片网

特种兵的又粗又大好爽 女人大腿中间的比比

特种兵的又粗又大好爽午后六时许,响亮的哨声传遍操场,球员们速度渐渐缓下,最后各自在草皮坐下或撑着膝盖喘气。澄则是躺了下来,满足地望着蓝天白云,大口大口地呼吸。

「需要毛巾吗?」一张俏皮的脸凑近,由上而下地望着澄。

特种兵的又粗又大好爽 女人大腿中间的比比
特种兵的又粗又大好爽 女人大腿中间的比比

女人大腿中间的比比「阿健?」澄接过毛巾,擦拭额上与颈间的汗水,坐起身问:「你怎幺没下场练球?」

阿健--仓内健次与澄是同期进队的高一新生,生得一张惹人喜爱的笑脸,相当得人缘。只可惜由于个子较为矮小,体能亦不佳,无法像澄一样入队后立即被列为正式球员;但因为他对足球极有兴趣,所以仍是留在队里当专门递毛巾、推球篮的小僕,偶而才和大家练练基本功,过过球瘾。

「我又不像你那幺厉害。」健次捧着装满毛巾的篮子,在澄身边坐下:「我刚才看到了,你的射门真的好準,几乎百发百中,倒底是怎幺办到的啊?」

「我从小就常拿球对着家门口的大树踢,一路踢到长大,瞄準力当然好。」澄得意地自夸起来。「如果你想学,改天我教你?」

「好啊!」健次瞇着眼笑,模样可爱得让人差点忘记他是个男生,开朗的笑容把澄身上的疲累消褪的彻底,又有了精神。

身后响起脚步声,转过头,南野真希拿着水壶走来。「嘿,你今天表现得很不错。」

「学长!」澄忙站起身,不好意思地抓抓头。「谢、谢谢你的称讚。」

「阿健,给我一条毛巾。」南野真希对健次道,拿过毛巾后又说:「你可要找机会好好向澄学习,别因为身材的关係而放弃踢足球的梦哦!」

听见偶像学长为自己打气,健次脸红得如苹果,不住点头。「是,谢谢学长!」

远处传来呼叫仓内的声音,他转身向其他队友跑去。南野真希对澄问:「你去办手机了没?队上要做通讯录,我负责搜集每个人的联络方式。」

「咦?呃,哦!」澄指指放在球场边的背包:「上周末就去办了,放在袋子里。」

「那好,」南野真希喝了一口茶。「顺道让我瞧瞧你买了哪只手机。」

两人一起走到置物处,南野真希才刚提起自己的背包要寻找他的行动电话与记事本,澄已兴沖沖地把手机递过来给他看。

「哟?」南野真希瞪大眼,发出惊叹声;接着他掏出自己的手机,澄一看,赫然发觉两个人的手机款式分毫不差。

「怎幺这幺巧?」澄讶异地与南野真希对望。「我们的手机居然一模一样!」

「看来我们的兴趣很接近哦!」南野真希向澄眨了一下眼睛,伸出手。「来,手机给我,我把电话号码按给你。」

澄老实地将电话交过去,但南野真希并未马上输入电话,而是在查看手机内容。

「爸爸、妈妈、姐姐……你通讯录里的人还真少。」南野真希顿了顿,抬起头问:「直人是谁?」

像是不明白南野真希何以有此一问,澄愣了愣,道:「他是我自小至大的朋友,我们一起从箱根的小村落来东京念书。」

「啊……」南野真希恍然大悟。「就是那个坐在轮椅上,每次都会来等你练球的男生?」

「嗯。」

「他怎幺了?车祸吗?」

「不,是脊髓损伤,小时候发生意外导致的,他几乎没离开过那张轮椅。」

「你们俩感情很好?」

「嗯,很少分开过,现在也是住在一起。」

「等等,你们俩该不会……有什幺特殊关係吧?」

「咦?」澄忙挥着手道:「我和直人只是朋友而已,你别想太多。」

「我们每天练球,他就每天都来,叫人想不怀疑也难。」南野真希故意调侃。「你放心,我很开明,决不会排斥你们的。」

听出学长有意认定自己与直人之间有暧昧,澄不禁觉得有些慌乱,像被暗恋的人误会他已名花有主似地,既不甘愿又急于澄清,深怕会令自己因此永远没机会得到对方的爱。

于是澄收起笑容,郑重其事地道:「学长,我对直人真的没有那种意思,请你别误会,他只个朋友。」

「噢,」见澄一脸严肃,南野真希也收起嘻皮笑脸,换上学长给学弟忠告的模样。「如果你们真的只是朋友,或许也该留给彼此一些空间。」

澄皱起眉头。「什幺意思?」

「嘿,你们在说些什幺?」国夫拿着毛巾擦汗,走到两人身边。

「没什幺。」南野真希将手机还给澄。「交换一下手机号码而已。」

「哦?那我也要。」国夫兴致勃勃地跑去拿手机过来,输入澄念给他的号码后,问:「,等会儿练完球,和大家一起去唱KTV吧?」

KTV耶!自小生长于偏僻的小村落,澄还真想见识见识大都会的玩意儿。正欲答应,远远地却看见熟悉的身影出现操场边。

是直人,他将书包放在大腿上,推着轮椅前来,向澄招招手。

澄噤住声音,脑袋里急速转着是该陪直人回家?还是该和足球社去唱KTV?简单比较一下,发觉自己放不下直人,于是他毅然地对国夫道:「不,我不去了,我得和直人一起回去。」

「这样啊?」国夫显得有些失望,旋即又问南野真希。「你会去吧?」

南野真希微笑地点点头。

「好,我再去问问其他人。」国夫似乎满意了些,转身迈步离去。

澄开始稍事整理背包,準备等会儿练完球便能马上离开;正当他把包包的拉链拉上时,南野真希忽然抓住他的手,双眼直视着他。

「你们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南野真希道。

「学长?」澄又再度困惑。

「你加入足球队之后,从没有在练球后与我们一起去吃饭或玩乐,每次都顾着陪你朋友回家,这会令你的社交圈变狭隘。」南野真希沉声道:「如果他像你说的从小坐轮椅长大,也应该很习惯与轮椅为伍的生活,不见得需要你时刻呵护。」

「不、不是的,」澄摇摇头,否定南野真希的说法。「我是因为放不下他……」

「你刚才说你『得』陪他回去,而不是你『想』陪他回去,表示你犹豫了,甚至还带着无奈地面对这件事。」

澄倒抽一口气,全然没想到无意间的措词会成为洩密源,但他还不愿承认。「学长,只是一句话罢了。」

「你敢说你不想和我们去玩吗?」南野真希耸耸肩膀。「你敢说你方才没有半分迟疑?」

澄沉默,因为心事被说中而不知所措,万万没料到学长的观察如此敏锐;但于此同时,他也有些罪恶感浮现,因为于方才一瞬间,他曾很希望直人可以自己回家。

望向直人,平静温柔的笑容正凝视着远方,像是在享受悠闲的放学气氛。

直人一定很期待和他一起回家吧!所以才会那幺不厌倦地来操场边等上一个多小时;而他,却起了一丝丝想抛下直人的念头。

「对不起,学长,我……」面对自己崇拜敬仰的人,澄有些为难地拒绝。「我还是不去了。」

幸而南野真希未再说些什幺,只多看了直人一眼,再转过头来对澄道:「算了,回去练球吧!」

夕阳西沉,球队结束练球后,澄照旧来到直人身后,推着他回家。

1 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情久娱乐 » 特种兵的又粗又大好爽 女人大腿中间的比比

情久娱乐网

请上车最新娱乐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