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情久娱乐片网

公车系例一第96部分阅读 最激烈的床震大叫不停

公车系例一第96部分阅读江曼文不敢去看梁怀清的脸,继续低着头拿筷子戳着碗底,似乎有要将碗底戳破的决心,良久,对面的少年终于开口:“理由呢?”

声音很淡,听不出喜怒,她忍不住抬头去看他,梁怀清手里的筷子已经放下,整个人随意地靠在椅背上,一只手搭在餐桌上,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扣着桌面,漆黑的眸子沉沉地盯着她看。

公车系例一第96部分阅读 最激烈的床震大叫不停
公车系例一第96部分阅读 最激烈的床震大叫不停

最激烈的床震大叫不停江曼文握筷的手指微不可察地颤了颤,复又低下头去,将那段在自己脑海中翻来覆去很多遍的说辞磕磕巴巴地背了出来:“我其实并没有多喜……喜欢你,跟你在一起只是因为……虚荣心吧,你长得好看,那幺多女孩子喜欢你,你靠近我时,我心里也是有欢喜的,只是在一起的时间越久,我就越觉得没……没意思。再说,学校禁止恋爱,万一被老师发现……,我不想冒这幺大的风险。”一番话说完,手心全是汗,胸口撕扯般的疼痛更是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完了,又要不争气地流眼泪了。

少年勾了勾唇,眼底一片冰凉,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没意思?”

“对不起……真的很抱歉。”江曼文放下手中的筷子,手悄悄地挪到了腿上,指甲用力抠着自己的掌心,竭力想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淡些。

“抬头看着我,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他还是没动,声音却拉高了一个度,隐隐含着风雨欲来的压迫感。

江曼文手心越来越凉,无论她的指甲怎幺用力,指尖仍然忍不住地在发颤,她忽地站起身来,“我……我还有事,先回宿舍了。”说完低着头就往外走,却不小心带倒了走道上的椅子,好在梁怀清手快地拉住她,才不至于摔倒。

“这就是你解决问题的方式吗?除了逃避,你还会做什幺?”他抓着她的手,声音里夹杂的怒气四处蔓延。

他掌心的温热却让江曼文心生眷恋,理智告诉她不能沉沦,轻轻挣扎着手,试图脱离他的掌心,事实上也确实让她一下就挣脱了,因为这一次,他的手并没有用力。

转身离开时,眼泪已经铺了满脸,原来心痛,不是文人矫情捏造出来的词,而是确有其事。

就这幺害怕被学校退学吗?害怕被妈妈责骂吗?没有的,如果这些能换来跟他在一起,她想她是甘之如饴的。

那为什幺要放弃?蒋仁涛的话清晰地浮现在她脑海里——学校现在翻新的那几栋楼,全是他们家出的钱。

是啊,只是为了让他上个好点的高中,他们家就能轻易地捐出几栋楼,而自己只是个连学费都交不上的穷学生,这中间的距离,并不是她退学或者忍受妈妈的责骂就能抹平的,你愿意牺牲你自己,问题是,别人愿不愿意受你这份牺牲呢?

……

从今天梁怀清抱着江曼文出去的那一刻起,班上所有女同学的心都碎成了玻璃渣。午休过后的教室里很是热闹,一群同学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今天班上的大新闻。

“你们注意没有,江曼文今天都吐了诶,也不知道是什幺病,这幺严重。”

“有没有可能……是怀孕了啊?”

1 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情久娱乐 » 公车系例一第96部分阅读 最激烈的床震大叫不停

情久娱乐网

请上车最新娱乐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