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情久娱乐片网

女人喷水紫黑狰狞撞击进出白浊 国企美妇征途

女人喷水紫黑狰狞撞击进出白浊原本冷淡疏离的眼神,在看到她的时候瞬间有了焦距。

四目相接,展新一如往常地走过他面前。

「走了。」

女人喷水紫黑狰狞撞击进出白浊 国企美妇征途
女人喷水紫黑狰狞撞击进出白浊 国企美妇征途

国企美妇征途一如往常……如果忽略她微微发红的耳朵。

「新新。」

「……干嘛?」

「一个要求,我想到了。」明若霜突然说。

展新疑惑了一下,而后想起好像是在测短跑的时候输了,那时打的赌……

「等等测短跑,要不要比赛?」明若霜说完,还挑衅的挑高好看的眉。

「哼,我说过,我最喜欢激将法。」展新突然提起精神,咧开嘴露出自信笑容。

明若霜定定的看着她,「有奖头更好玩吧?」他提议。

「打赌吗?赌什幺?」

「一个要求。」

「没问题!」

想起来了。

「……你有什幺要求?」展新面带纠结的问。

明若霜靠着她的耳朵低语,说完低下头对她微微一笑,随后在她愣愣的目光里率先走去。

「以后不要只帮展清,也帮我买巧克力吧。」

不知不觉,已经快到学期末了。

这学期可以说是展新生活中最意外的日子了吧?因为有他。

展新撑着头,默默看着被老师叫上台解题的明若霜,出神地想。

一起上学、一起唸书,回到大楼后也一起训练……他们还真的是朝夕相处啊。

「新新,妳刚刚的视线,害我不能专心作答了。」耳边冷不防传来一阵低沈的声音。

不知何时,明若霜已经回到位子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谁看你了,我在看黑板。」她当然不会承认了。

「是是。」明若霜语带笑意地回答。

放学后,汽机车训练场。

碰!……碰!

两个标靶倒下。

一过弯道,明若霜重催油门,机车低吼一声向前飞驰。

碰!……碰碰碰!……

后座的展新一手紧紧勾着他的腰保持平衡,另一支持枪的手伸得笔直,精準的扣下板机。

「唧——」重机一个甩尾,停下。

展新跳下后座,拔掉安全帽,看向墙上的计时器。

「还有30秒!可以增加难度了。」她有点兴奋地指着计时器,大大的杏眼笑成两弯新月。

看她开心,明若霜也不由得勾起嘴角:「嗯。」

结束训练后,他们各自回房。

「掰,明天见。」十七楼到了,展新向他挥了挥手,走出电梯。

「新新。」而他总是会在电梯关门前叫住她。

展新很习惯地转头一笑,其实她还蛮喜欢这个时刻的。

「晚安。」他运动后的眼神很纯粹,有点疲倦,却很真实。

「恩,晚安。」她懒懒地笑。

然而展新并不知道,明若霜训练完后还有其他例行公事。

回房淋浴完,他还要到37楼上课。

是的,就是展新的妈妈,柳念紫的军事课。

「小霜,来了啊。」柳念紫对準时到达的明若霜温柔一笑。

「柳老师。」他点点头。

即使贵为中情局双子,炎卿冰卿都被要求来向她学习专业知识。

而从小被作为局长候选人培养的他们,竟也打从心底敬佩神机妙算的柳念紫。

「上次讨论的是跨国巨额洗钱案,你……」开始上课,柳念紫抛出上次要他思考的问题。

明若霜淡淡开口,一条一条列出几个处理的重点。

虽然还是对周围漠不关心的样子,不过还是有点不一样了呢……柳念紫默默的想。

「很好耶,大部分都很合适。不过武器配备可能还有一点小问题,因为特务体质的差异,如果要派灵活型的外勤…….像是新新这样的。可能就不该帮她搭配A749……」

明若霜闻言不由自主地点头,思考着展新适合的配备……

柳念紫暗暗一笑,之前她就发现这位「冰卿」似乎对她们新新格外上心。

所以时不时「出卖」一下自家女儿,来引导他思考。

「你好像跟新新处得不错。」课程结束后,柳念紫突然说道。

最近小女儿常常提到他,总是说「我跟明若霜……」或是「明若霜说……」

以前聊着班上的事,也总是说「我」,然而现在都说「我们」这样的複数人称。

搞到展天翔都有点吃味,晚上还偷偷跟老婆抱怨女儿长大了,会不会很快结婚了……

一提到展新,明若霜的神情明显少了分冷淡,多了点笑意。

「她……很有趣。」事实是,整个世界大概只有她对他来说是有趣的。

柳念紫没有错过他神情的变化,心中五味杂陈。

这幺多天的相处,她也发现冰卿是个特别的孩子。

他对周围事物冷淡疏离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似乎整个世界在他眼里都不值得一提。

甚至,对他自己也是几乎毫不在意,如此抽离。

然而这样冷淡到骨子里的人,却唯独对展新另眼相待。

不过他的身分……柳念紫暗自叹气。

「我们新新……真的是个特别简单的人。」柳念紫像是自言自语,一边收拾着桌子一边说。

1 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情久娱乐 » 女人喷水紫黑狰狞撞击进出白浊 国企美妇征途

情久娱乐网

请上车最新娱乐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