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情久娱乐片网

单亲互相满足性需求故事 – 被触手怪入侵身体

 严冬蓉城,寒气逼人,趁夜色来临前,大街上匆匆的人群都在急着赶路回家。可我却觉得脚下如千斤重,无从迈出一步,也不知该往哪迈出那一步。我想起了和我相爱十年的情人伟成,如今,他却选择了跟一个相见不过几天的女人在一起。我是个有家的人,我爱我的家,但也爱我的情人,我该怎么办?

单亲互相满足性需求故事 - 被触手怪入侵身体
单亲互相满足性需求故事 – 被触手怪入侵身体

   体贴丈夫幸福的家

   正如别人所说,我不仅有让我自信的外形和气质,还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1978年经别人介绍,我嫁给了一个比我大8岁的事业有成的男人。结婚以来,老公对我疼爱有加,百般呵护,从不让我在外做事,也从不让我操心家里的一切,生完孩子后,就一直请保姆伺候。孩子从小到大也未曾添过麻烦。

   于是,我理所当然成了一名全职太太。生活无忧无虑,可我天生有着开朗的xing情,一个人在家时间长了,随之而来便是极度的空虚和郁闷。其实老公很关心我,即便是忙完生意回来,也会陪我聊天,问这问那。我知道老公是爱我的,也爱这个家,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老公却没有恋人般的jiqing涌动,我无法真正融入他的内心,更多的则是适应和顺从。

   日子一久,自然而然,我也像其他太太一样,虚幻地满足于逛街、购物、喝茶、聊天、参加各种各样的女xing俱乐部。我爱跳舞,当然也最爱上S俱乐部。

   似曾相识梦中情人 

  我和伟成是在S俱乐部组织的一个聚会上相识的。当时经X朋友介绍,只知道他是一个刚离过婚的男人,出于对跳舞的热爱,只和他浅聊了几句。也许真是缘分的安排,在聚会上,偏偏抽到我和他搭档,为大家跳一段舞。音乐响起,我们默契地配合着,赢得朋友们阵阵掌声。聚会结束后,我似乎就有点为这个男人着迷。我无法不记得他深邃的眼眸,魁梧的体态,还有浑身的优雅…….他就像我梦中似曾相识的白马王子。是的,我对他一见钟情。

   那时我已年过40,有的都是一种成shunv人的娴熟和魅力。但自从那次和伟成相遇后,我一如少女怀春般蠢蠢欲动。那段时间,老公见我开心,还以为是自己的功劳,于是,更加地疼爱我,甚至还抽出时间陪我逛街聊天;每次出差,都会给我带不同的礼物。他常在枕边说,这辈子,有我和孩子便足够了!我常常不敢正视老公的眼神,因为他的爱,因为他对这个家的付出……可他哪里知道,我心里装的是别人的影子。我欣喜又无奈、渴望又胆怯、埋怨又内疚…… 

  风花雪月两情相悦   也许,因为我是有家的人,又出于女xing特有的矜持,我把对伟成的衷情尘封在心底,不敢去触碰它,直到有一天…… 

  还是S俱乐部。还是周末。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这是我们俱乐部刚请来的老师,叫方伟成……”舞蹈教练站在伟成旁介绍说。微笑着的他,显得那样绅士和儒雅。我心跳得厉害,手足无措。

   那天,我们约会了。我清楚地记得我们来回从春熙路路头走到路尾,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仿佛就只有我和他的存在。后来,我们步行回了家。很巧的是,我们原来离得是那么近,他的家正对我的家,两扇窗户遥遥相望。

   那时,伟成已经离婚6年,有个女儿,跟着他前妻。伟成总讲,他前妻嫌他没有能力,嫌他挣不了大钱,后来两人只有各走各的路。6年来,他都是形单影只。我问他为什么没有再找,他总说,不想为了结婚而结婚。

   我们在一起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两情相悦,心心相印。我们从相见的那刻就有种相识恨晚的感觉。我一有空就往伟成家跑,帮他洗衣做饭、帮他收拾打点,全然享受着在他家做女主人的乐趣。伟成对我也特别好,他总叫我小乖乖。有时跳舞累了,他帮我按摩,帮我揉脚,平时,我们一起爬山,一起练舞,一起旅游……我们无所不谈,我们彼此交换……在他宽阔的臂弯里,我感到做一个女人最真实的存在。就这样,我们牵手走过了十个年头。在这十年里,每天都是春暖花开。十年的风花雪月,我和伟成过的是实实在在的二人世界。

   在这十年里,我也矛盾过、负罪过、责备过、挣扎过,我无法面对我的老公和我的家。我放不下他们,但我更放不下伟成。我不知道这算不算自私,但这是两种不能相提并论的爱。因为伟成,让我逐渐懂得,原来幸福不是一个人的事,真正的幸福是两个人的密码,需要一起齐心协力才能开启那里面富饶的宝藏。

单亲互相满足性需求故事 - 被触手怪入侵身体

   十年情爱随风而逝 

  2005年刚入冬,伟成得了一场病,咳得厉害。shenti远不如从前。年过50的他渐渐担心起自己的shenti来。有一天,我照例上医院拿药回来,见他闷闷不乐,我便关心地问他怎么了。伟成长叹一声,望着我说:“你还是回家吧!我们不可能再走下去的,我们老了,都需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你老公那么爱你,你应该珍惜。你陪着我走了十年,我们曾经拥有过,这就足够了!”我一头扑到伟成怀里,心如刀绞,失声痛哭。

   从那天起,伟成完全像变了个人似的,他的行踪根本不告诉我,变得像个飘忽的影子。在他脸上,再看不到从前那温暖的笑脸。直到有一天,他很严肃地对我说:“你以后还是别来了,别人给我介绍了个对象,是XX工厂的职工。”话音刚落,我便哭着离去。两天后的周末,我去S俱乐部时,大家都在谈论伟成要结婚的事,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立马拨通伟成的手机,电话那头是熟悉的声音:“我确实不爱她,可我需要一个家。我们结束吧!好好爱你的老公,爱你的家!”我忘了那天我是怎么回的家,整个人瘫在沙发上。电话又响了,我以为是伟成,结果是老公打来的,他说在外地出差,叫我注意shenti。

   自从和伟成分开后,我又习惯了一个人静静地发呆,重新回到十年前在家当全职太太的享乐生活。日子单调而乏味,每天重复着同样的规律,再tian食自己伤痛的内心。看着辛苦回来的丈夫,看着一天天长大chengren的孩子,我内心却有说不出的苦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情久娱乐 » 单亲互相满足性需求故事 – 被触手怪入侵身体

情久娱乐网

请上车最新娱乐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