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情久娱乐片网

村长的后院最新章节 – 一女多男辣文

 我寄人篱下 婚姻不是温暖港湾 

村长的后院最新章节 - 一女多男辣文
村长的后院最新章节 – 一女多男辣文

  1990年,我高中毕业,从江西农村老家来成都打工。我是比较单纯的女孩子,“醒事”晚,对男女之情不是很了解,很多“牵红线”的人都被我拒绝了。

   1995年,正是交谊舞风靡的时候。我当时已经23岁了,还是没心没肺地和厂里的同事玩耍,经常相约去参加舞会。我身材娇小,长发披肩,很多人都邀我当舞伴。刘云就是我在一个舞厅认识的。几天后,他打电话邀请我参加他的生日聚会,可到现场我才知道,他只是编个理由和我见面而已。刘云当着朋友的面给我表白:“晓乔,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我们以后会幸福的!”我当时都吓傻了,一口拒绝。我们两人的条件悬殊太大,他是成都本地人,四川大学毕业,在一家化妆品公司做销售,前途光明。最主要的是,他比我小3岁。刘云后来又频频找我,承诺要养我一辈子,希望我能尝试和他在一起。我也想有个家了,便接受了他的追求。

   我是思想比较保守的人,一直住在自己的租住房。交往半年后,刘云悄悄地卖掉了我的锅碗瓢盆,把我的被子直接送到了他妈妈家,我就这样开始和他在一起。我开始照顾他的日常生活,洗衣、做饭,觉得这是我份内的事情。他不是会说甜言蜜语的男人,我们交往得很平淡。

   1997年5月,我爸爸去世了,我赶回江西办丧事,刘云像疯了一样,每天都给我打电话。他害怕我不再回成都了,还催我回成都结婚。我觉得他还是在乎我的,9月1日,我们办理了结婚手续。

   我们住在婆婆家,她本来就反对这门亲事,对我不冷不热的,让我有寄人篱下的感觉。最糟糕的是,刘云不久就下岗了,找不到工作。房产公司、电脑公司……单位换了不少,都做不长,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我成了养家糊口的主力。

   我在针织厂上班,每个月只能赚七八百元,要给婆婆上缴生活费,还要给刘云买烟,日子很难熬。1999年儿子出生,我的负担更加重了,起早贪黑地赚奶粉钱。我给刘云说:“你闲在家里,就做点家务,帮我分担一下!”可就算在我例假期间,他也不会帮我洗洗衣服。他总是开玩笑说:“媳妇媳妇,就是要洗衣服!”他把曾经的承诺忘记得一干二净了……

   他xing格内向,很少和我沟通,我们从来没有红过脸,但也不能给予彼此温暖。人家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结婚后,我还是没有什么依靠。我也认命了,希望两人平平淡淡过到老。但是,事与愿违……

丈夫找到工作 我却失去了他

   2007年,一直没有稳定工作的刘云开始转运了。经人介绍,他到了一家信息公司上班。我听婆婆说,刘云一个月有3000元的收入。但是,他没有交给我一分钱,我还是打工为生,每个月交给婆婆生活费。随着收入的增加,刘云不再沉闷了,有时候,他会得意洋洋地告诉我:“公司的小妹妹都喜欢跟我交往!”我知道,老公长得不错,但是应该不会在外面拈花惹草的。

   后来,刘云经常在三更半夜接到女人的电话。我有些生疑。8月初的一天晚上,8点多,他接了个电话就出门了。他告诉我,公司的客户来成都了,要他作陪。我将信将疑。我等他到半夜,他还没有回来,我打了个电话,听到那边传来不堪入耳的声音——刘云和一个女人站在马路边调情。我挂掉电话开始号啕大哭,想起这些年来的付出,觉得自己太不值得了。刘云回了家,我骂他:“你陪什么客户,明明就是和一个女人在一起,你是个骗子!”可随我怎么闹,他就是不开口,一个人懒洋洋地睡觉去了。临睡前,他说:“你不要多心,女同事喝醉了,她随口瞎说的……”这次,我相信了他,我想他刚到单位,需要和同事搞好关系。

   可后来,刘云丝毫没有收敛,回家的时候越来越少。偶尔回家了,也是半夜。我要是多问他一句,他就把脸一横,蛮不讲理地说:“你少管这些事情!”有一天,我们在院子里散步,他收到一条短信,我本想看看,他一把推开我,大吼:“别动我的手机!”他一定是出轨了,还这么傲慢,我简直难以忍受。

   第二天,我一怒之下提出离婚,并且离家出走。刘云没有来找我,只是婆婆来劝过我一次。1个月后,我回家了。

   为逼我离婚 丈夫污蔑我“不清白”

   那时,我感觉家就像一个大大的冰窖,我甚至不愿意让刘云回来了,巴不得他在外面。他一回家,我就觉得他在仇视我,恨不得我从他的视线里消失……好多次,我都动了离婚的念头,但是周围的亲朋好友都劝我,说:“你都35岁了,为丈夫付出了那么多,一旦离婚,生活会很凄凉的。”我就这样痛苦地过着。

   平日里,刘云经常故意找茬,责怪我没有照顾好儿子,家务事做得不好……我每天忙着工作,儿子一直都是由婆婆来照顾的,他是想激怒我。我觉得压抑极了,甚至想一死了之,整夜失眠。我的家里人都在江西,这些苦楚只能往肚里咽。

   不久,我学会了上网。有一个自称是大学老师的男人经常安慰我,让我早点为自己打算,既然丈夫对我已没有感情,就要理xing地离婚,为自己争取多一点的利益。我想,也许是旁观者清吧,他的话是有道理的。但是,我还是犹豫不决。我想,只要他不提出离婚,我就能保全这个家,离婚了,一个30多岁的女人飘飘荡荡,不是更加凄苦吗?

村长的后院最新章节 - 一女多男辣文

  有一天晚上,刘云发现我正在上网,鄙视地望了我一眼:“你就那么寂寞啊?网上的男人你能相信……”我觉得他太可恶了,明明是他自己出轨了,还有资格指责我?我不过是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寻找一些帮助。从嫁给他开始,我从来都是一个贤妻良母,他怎么能随便诋毁我呢? 

  2007年10月的一天,婆婆突然问我:“小廖,你当初和我儿子结婚前,是不是已经离过婚的?难怪比我儿子大那么多!”我火冒三丈,气得无法站立:我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儿家嫁过来,凭什么这样污蔑我呢?随知婆婆又冒了句:“我也是听人家随口说的!”哪有人会出来扯这些是非呢?肯定是刘云!晚上,刘云喝得醉醺醺地回家了,我怒火冲天地质问他:“你做人讲不讲良心?我以前哪里结婚了?你简直是信口雌黄!”刘云吱唔了半天,终于承认了。他说,我天天拖着他,他心里不痛快,喝酒喝多了,就跟妈随便抱怨了几句。就从那一刻开始,我才真正对刘云死心了,他真的太让我寒心了。夫妻间过日子,没有了感情,实在过不下去了,也是正常的事情。至少,我们可以好聚好散啊,他不应该给我安上莫须有的罪名,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激怒我,逼我离婚!

   当天晚上,我就坚决地向他表示:我会正式向法院提起诉讼的,我们离婚!   刘云不同意,他威胁我说:“如果你要向法院起诉,你就永远别想看到儿子!”我猜,他怕闹上法院会伤了他的面子。他的条件比我好很多,法院会把儿子判给他的,得罪了他,真的再也见不到儿子了。我妥协了,同意协议离婚。我们开始进行一轮又一轮的谈判,正式成为离婚拉锯战的敌人,各自争取自己最大的利益。 

  而从那天起,刘云正式离家,他说,只有离婚后我离开这个家,他才回来。婆婆对我态度也开始强硬起来,因为她希望早日和儿子团聚。前不久,婆婆过生日,我给了她100元钱,让她自己买点喜欢的东西,她直接把钱甩到我脸上了,冷冰冰地说:“你在打发小孩子啊?我不要你的钱,你快找房子搬出去!”我也想搬出去啊,这种天天看人眼色的日子,我再也过不下去了。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网友,他们提醒我说:在离婚之前,你搬出去,就是正中刘云下怀,万一他倒打一钉耙,说你作风不正派,怎么办呢?我觉得他们的分析是有道理的,只能暂时委曲求全,继续住在婆婆家。为了避免与婆婆碰面,我早出晚归,很多时候都在网吧过夜,精神恍惚,吃不好睡不着。 

  前几天,我跟刘云联系,希望能尽快结束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我们在咖啡厅谈了一个通宵。他刚开始只愿意支付我5000元的离婚费用。在他看来,我十多年的青春就值这点钱?我肯定不愿意!我哭得撕心裂肺,说要跳楼自杀。刘云说:“自杀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我又问他:“我哪里不是一个好老婆?你在外面做了那么多荒唐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到你单位去闹过!”我希望他能有点良心。可能这句话触动了刘云,他的眼圈也有点红,他轻轻地说:“在这件事情上,我感谢你,你要真的胡闹,我也没有脸在公司混了!”他承诺,给我6万元,分为3年还清。他说,这就是他的极限了,我再逼他,谁也没有好处。我就这样软硬兼施,用10多年的青春换来6万元人民币。

   第二天早上5点,我回家后,正好和婆婆碰上,她问我:“你的房子找好了吗?”我没有理她,直接进屋睡觉了。现在都快过春节了,房子很不好找,她就不能给我这个眼中钉宽限些时候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情久娱乐 » 村长的后院最新章节 – 一女多男辣文

情久娱乐网

请上车最新娱乐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