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情久娱乐片网

高H 重口 激H 慎宫交H|月经从哪个口出来的图片手指一直揉着蜜豆

师娘擦了擦泪水,挤出一丝笑容道:“好啦,铁柱不管怎么说师娘都谢谢你,不过有些事情真不是你能管的了,你一夜没睡,那快点去睡觉吧,师娘陪你好吗?”

文学

一听师娘说要陪我,我心中骤然一热,爬上床,师娘也脱了鞋子上来,她抱着我,我立马感受到她身上的温柔,还有那一股扑鼻而来的香味。



体内瞬间涌起一股邪火,手不安分的朝着师娘摸去。



嗯……



师娘哼了一声,拍开了我的手:“别乱动,快点睡觉,不然我生气了。”



听见师娘说生气了,我也不敢乱动。



而且能够依靠在师娘的怀里我也觉得满足了,加上昨晚一夜没睡,也确实困了,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等我醒来时候,却没见到师娘在。



我顿时心中一阵着急,咕隆就从床上爬了起来要去找师娘。



隔壁一个工友的媳妇,见我焦急的样子,打趣道:“铁柱,你没去上班,一天怎么缠着你师娘,是不是想吃你师娘的乃呀!”



我看了她一眼,是一个工地李二的媳妇—赵秀丽。



在上班时候,也听人提到过她,说她是李二花了钱从赵秀丽爹娘手里头买来的。



也是赵秀丽爹娘贪财,不然李二没福分娶上赵秀丽。



毕竟赵秀丽那么漂亮,跟李二站在一起怎么都不搭配。



面对于她的调侃,我面色一红,还是客气道:“秀丽姐,我找我师娘有点事情。”



“哈哈,小家伙还脸红呀。”赵秀丽咯咯一笑,跟着挥了挥手道:“好了,不逗你了,你师娘刚才跟我说去买菜了,还叮嘱了我,你要是醒过来要找她的话,让你先在家里等着。”



“哦,谢谢秀丽姐。”我点了点头,回头要回宿舍。



赵秀丽对我挥了挥手道:“铁柱干嘛急着走呀,过来陪姐聊聊天呀!”



“不了,不了。”我看着赵秀丽一脸妖媚的样子,哪里好意思过去。



回了宿舍,我满脑子里头都是师娘的影子。



越想越觉得难受,当然更多的是害怕,从表叔那眼神,我很清楚表叔肯定不会放弃继续陷害师娘的,而师傅又想着当工头。



两人要是合计起来,哪天就遭遇了表叔的毒手。



我越想越害怕,躺也不是,坐也不是。



心想一定要保护好师娘。



可一想到自己就是一个小小的学徒又能够做得了什么呢?



除非我能够成为表叔一样的工头。



但当工头除了有人脉之外,还要有技术呀!



自己这啥都不会。



我想着头皮一阵发麻,不知道怎么的脑海里头忽然涌现出表婶那丰腴妖娆的身子。



她是表叔的老婆。



她肯定比我有实力,而且昨晚她明显想要跟我做那事情,如果我要跟她做了那事情之后,她是不是会帮我呢?



我想到这,眼眸骤然一亮,心想这一会反正没事做,表叔估计也在工地,这一会去找表婶最合适。



我当下起来就朝着表婶的家走去。



真来到了表婶家里头,我还是心惊胆跳着,迟迟不敢敲门。



反倒是这会门忽然开了。



我就见到表婶走出来了,她依旧是那么漂亮,脸上淡淡的妆容透着妩媚,穿着一条黑色短裙,露出那一双让心动的美腿。



要说我对师娘只有保护的感觉,只有情动之处才会有感觉。



这会看着表婶,自然而然的内心里头涌起一股燥热。



“铁柱,你怎么来了。”表婶见到我挺诧异的。



“表婶,我……我找你有些事情。”即便来的路上已经想清楚了,可面对表婶时候终究有些紧张。



“有事吗?快进来,你表叔刚好没在家。”表婶咯咯笑了笑,拉着我就走了进去,脸上尽显风骚之意,一进去他就拉着我在沙发上坐下。



而且她也跟着在我旁边坐下,一脸妩媚的看着我:“铁柱,有啥事情要跟我说嘛?”



我回眸看了表婶一眼,想着昨晚的情景,体内一股燥热感当即涌起,特别此时此刻表婶还一脸风骚的样子,我一把就朝着她扑了过去。



嗯……



我动作十分突然吓了表婶一跳。



而且动作很粗鲁,表婶哼了一声,拍着我道:“铁柱,你……你这要干嘛?轻……轻一点。”



我根本就不顾表婶的话,一个劲的亲吻着,还扯着她的衣服。



啊……



表婶哼了一声喊道:“铁柱,你轻一些,别把衣服拉坏了。”



可我根本听不进去话。



我就想着要她,只有跟她之间有了关系,她才能帮我。



“你轻一点呀!”我最终还是把表婶弄疼了,她一把推开我,一脸怒气的瞪着我。



我吓的打了个哆嗦。



“铁柱,你今天吃错药了,昨晚跑走,今天倒是这么主动。”表婶质问道。



我缩着身子不敢动。



表婶看着我样子,哼了一声道:“怎么了生气了吗?”



我还是没说话。



表婶拉起我的手就哄道:“好啦,表婶不是不给你,就是你刚弄疼我了,你想摸表婶是吗?这后面有个扣子要伸进去解开。”



说着表婶还拉着我手绕到她的身后,果然在她身后我摸到一排扣子,轻轻解开,表婶那柔然几乎蹦了出来一样。



我看着骤然吞了吞口水。



表婶也不害羞,反而笑道:“怎么样,表婶的漂亮吧!”



“嗯。”我点了点头。



“那你还等什么。”表婶拉着我脑袋朝着她扑了过去。



我一阵猛亲,表婶顿时传来一阵哼声,我也开始解自己的衣服,笨手笨脚还去拉表婶裤腰带,可她绑太结实,我扯了几下没扯掉。



还是表婶自己脱的。



我看着表婶的样子,脑海里头不知道怎么就浮现出师娘的影子。



甚至想着她要是师娘该有多好呀!



而想着表叔要对师娘做的事情,心底又有着一股怨气,我一把贴上了表婶。



嗯……



表婶哼了一声,抓着我手道:“铁柱,你……你别这样乱弄,让表婶教你。”



跟着表婶就很详细的跟我说起男女的事情。



她所说的知识,师娘还没跟我说过,我又惊讶又觉得神奇,这竟然还有这么多学问。



表婶看着我震惊的样子,咯咯一笑道:“是不是涨知识了,那现在来吧,记得找准位置哦。”



说着,表嫂就主动躺下,都不用我去掰她腿,她自己就主动的。



我望着她那,比师娘要丑一点,但此时此刻也是很诱人,我贴了上去,瞬间一股舒服感涌动而来,我哼了一声:“进去了吗?”

啊……



表婶浑身一颤,一把抓住我。



我只觉得被一股力量吸住了一般,跟着周围涌来一股热量,温暖。



这才是真正的进去吗?



好舒服哦。



在表婶的配合之下,她的指导之下,我完成了第一次,时间不长,但表婶依旧是一脸满足,只是还显得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道:“铁柱,没想到你第一次就这么厉害,那待会要再来一下,你还不让表婶上天了。”



我没动表婶的意思,只是抱着她,感觉心中酸溜溜的。



因为这本该是属于我跟师娘的事情,现在却变成了我跟表婶了,哪怕表婶也很漂亮,刚才更是舒服的要上天了,可我却觉得始终比不上师娘。



只有师娘才是最好的。



同时我也更期待跟师娘之间的关系。



因为抱着,加上表婶手不断在我手中轻轻摸着。



我很快又有了感觉。



还把表婶吓了一跳:“铁柱,你这么快又行了。”



我嘿嘿一笑,直接一把抱住了表婶。



这一次我是真的把表嫂送到了天上,结束之后,表婶哼的一声竟然晕死了过去。



把我吓的不轻。



我掐着表婶的人中喊道:“表婶,你……你这是怎么了,别吓我呀!”



表婶过了好一下才长长的嘘了一口气,看着我惊慌的样子,笑道:“傻瓜,表婶这是太舒服了。”



我也松了一口气,同时不明白这到底咋回事。



同时表婶跟我解释了很多关于这方面的事情,什么每一个女人不一样,需求也不一样之类的,男人也是如此。



还有夫妻之间的事情。



就比如师娘只能跟师傅,不然会被人说成骚,下贱。



我一听表婶这话,缩了缩眉头道:“表婶,那你不就是骚吗?”



表婶也不生气,咯咯一笑道:“那你喜欢表婶骚一点,还是不骚一点呢?”



看着她妩媚的模样,我吞了吞口水道:“骚一点。”



“那不就得了。”表婶笑了笑,随即正色对我道:“铁柱,不过这事情你不能出去乱说呀!”



其实那时候的我已经也明白了一点这种事情的私密,毕竟师娘也跟我解释过的。



可一听表婶这么说,我还是装着不懂道:“为什么。”



表婶缩了缩眉头道:“唉,你这让我怎么解释呢,对了,这就好比你的东西吧,是你私人的,很宝贵的,你会借给别人吗?”



“不会。”我摇了摇头。



“那就对了。”表婶笑了笑道:“就是这样子的道理,就好比表婶是你表叔的一样,而你师娘是你师傅的,我只能让你表叔用,你师娘只能让你师傅用。”



“表婶,那你还给我用。”我笑了笑看着表婶。



表婶噗嗤一笑道:“那还不是你臭小子太迷人了,再说了,我还不真打算就给你表叔一个用。”



“那你以后还要给别人用吗?”我缩了缩眉头,有些不高兴。



表婶一见我这样子,笑骂道:“臭小子,怎么以后还想就给你一个人用吗?”



“嗯。”我点了点头,见表婶那架势好像还要给其他人用,立马有些窝火道:“表婶,你以后要是给别人用了,那我就不用了。”



表婶一听我的话,吓了一跳,抱住我道:“我的小乖乖,可千万别呀,我跟你表叔结婚这么多年,也跟了一些男人,可就没跟你来的舒服,你今天让表婶吃到了肉,让以后表婶吃不到,那你还让表婶活吗?”



我懂表婶的意思,笑着亲了亲她道:“表婶,只要你以后听话的话,我就让你天天这么舒服。”



“真的吗?”表婶眼眸骤然一亮。



“当然是真的。”我笑了笑道。



“以后我都听你的,你就是我老公。”表婶依偎在我腿上,仿佛她是个小女人,我才是大男人一样,但这种滋味挺舒服的。



不过想到师娘,我却不愿意她成为这样。



我宁愿当她的小屁孩,她是师娘,是大女人,要她照顾我。



当然这话我不会跟表婶说。



表婶跟我说了这么多,我也懂了名节之类的问题,表婶无所谓,但我不希望师娘也成为这种人,这样的话,我更要保护师娘了。



而表婶就是一个关键人物。



我一想到这,再次趴上表婶的身上。



啊……



表婶吓了一跳,连连摆手道:“铁柱,你怎么还来,表婶都受不住了。”



虽然她这么说,但在我上去时候,表婶比谁表现的都厉害,只有结束之后,带着满足的神情道:“铁柱,你这样子让表婶以后真的不想跟别人了。”



我本来就是想要这后果,加上此时此刻跟她有了关系,我也大起胆子,跟她说了表叔要弄我师娘的事情。



表婶一听这话,缩了缩眉头问道:“铁柱,怎么你喜欢你师娘,你想要她。”



我吓了一跳道:“才不是呢?别胡说,我就是心疼我师娘而已。”



“哦,是吗?”表婶笑了笑,还盯着我。



“当然是拉。”我连忙转移话题道:“表婶,其实除了为我师娘,我也为自己,工地上班太累了,我想当工头。”



“这个吗?”表婶露出为难的样子。



我一看她这样子,立马道:“表婶要是这样的话,那以后我不来找你了。”



啊……



表婶惊呼一声道:“别呀,你要不来找我,以后表婶还不要寂寞死。”



“那表婶你就帮我好吗?”我摸着她道。



表婶哼了一声,咬着嘴唇道:“我……我试一试。”



对于这件事情其实我真的只能指望表婶了,至于她到底怎么做,她只说会想办法的,具体倒是没说,我也就没多问,不过这事情倒是让我成长了不少。



甚至连心智都跟着长了一样。



多年之后,我想这或许就是一个男孩从男人的蜕变吧!



即便多年后还有些遗憾,自己第一个女人不是师娘,但回味着跟表婶的滋味也不错,毕竟她够骚,也舒服。



当然回去之后,我面对着师娘跟师傅又软了,他们问我去哪里,我也不敢说,蒙着头吃饭。



师傅显然还生昨晚的气,一看我这样子,哼了一声道:“才来几天没干多少事情,就休息了好几天,我看以后别跟着我了。”



我打了一个哆嗦,还是师娘护着我道:“瞎说啥呢?孩子这不是还小。”

师傅其实还是挺怕师娘的,见师娘这么说了,哼了一声也没说话。



而在我心里头更觉得师娘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情久娱乐 » 高H 重口 激H 慎宫交H|月经从哪个口出来的图片手指一直揉着蜜豆

情久娱乐网

请上车最新娱乐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