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情久娱乐片网

我被八个男人玩到早上:蜜汁溅镜面师父

安逸呲溜地就回过神来,随后就用腿一蹬,整只猫蹿到安城之胸前, 期间还不断蹭着对方的脸颊。

  “你现在想出去吗?”

  伴随着细小的咕噜声, 安逸的耳朵往后一折, 一脸期待地就探出脑袋说道, “你要是想,我现在就可以让你出去。”

  安城之第一反应是对方有诈, 可随后他转念一想,不知怎么就抬头看了看现在的时辰。

  卯时。

文学

  根据自己不久前在识海里窥探到的事情来看,这过不了多久便是宗门的早课。

  凑在下巴边上的小脑袋还在眨着眼睛看着自己, 可安城之却是无情地一手抓着那个猫头, 捏着安逸的后脖颈就把他提到自己面前。

  “你不想上课?”

  尾巴讨好般往对方手腕上一缠, 安逸下意识点着脑袋, 但之后就又努力左右疯狂晃动起来。

  “我没有,”他垂头舔了下毛,随后才义正严词道,“我只是觉得你在识海里一个人待着,不去经受知识的熏陶,说不定日后会自己长歪的。”

  所以他现在才不是因为不想去学习才想着让安城之顶包的,他这可是为了反派能够去尽早提高实力,然后毁坏他们身上的契约而努力。

  如此舍己为人且深谋远虑的做法,怎么能够说是他自己想去逃避上课呢!

  可是心魔的存在本就是错误的表现,而也安城之现在的目标也是很明确。

  再说了,他的成长在别人看来本就是走在歪路上,又何来长歪一词。

  眼里盛满期待的小猫咪正蜷缩着爪爪晃荡在空中,因为刚才的理由直接说服了自己,便自认为安城之也会一同相信。

  但是并不知道对方已经在不动声色中逐渐看清了自己的本质,安逸还天真地用俩爪在安城之面前来回扑腾了好几下,催促道:“所以,可以嘛可以嘛?”

  安城之闻言便收回思绪,只是他没有说话,在看了眼安逸的小脑袋之后,才把他往地上一放,出去接替了对方的身体。

  这个世界和上一个世界很像,只不过如今的早课要更加繁琐一点。

  甚至如果前来指导的长老突然有了什么想法,那就会直接招呼几个幸运儿上来当场来一次小比拼。

  而根据剧情,这今日的安逸就是被挑出来的幸运儿其中之一。

  基于原主的实力,这长老还特许其余两个弟子同时和他比拼。

  所以,若是安城之要是拒绝了出去替人上课的请求,那安逸若是真的去了并且上台了,那他指不定会在台上做出多少不符合人设的事情。

  不过在原本的剧情里,原主因为心魔的影响,下手或多或少缺了点冷静,反倒是处处藏了点凶狠。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让在场的长老和下头的部分弟子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只是现在,安城之这位心魔亲自代替宿主上场,这原理上似乎和剧情相比 倒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因为自己逃过了上课,安逸在识海里撒泼似的滚了好几圈。

  于是他抖着一身草屑,头上顶着几片树叶,等玩尽兴之后才窝在树枝上,搂着自己的尾巴开始窥探起外头的情况来。

  虽说心里方才还是喜悦大于担忧,可安逸的心现在平静下来之后,他才慢慢悠悠想起了一个问题。

  这心魔虽然和自己有契约,可安城之不能伤害的似乎只能是自己。

  鉴于剧情里心魔一系列的骚操作,安逸支棱起上半身,突然就开始担忧起宗门授课台上的那两位同门的安危来。

  正如他所想的那样,心魔的心思的确诡谲多变。

  不过此刻的安城之坐在安逸的位子上,随后在摊开对方的作业并且扫了两眼之后,心里关于对方到底有没有给自己下套的怀疑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

  安城之现在的的确确心里带着些暴戾之气,可他现在想的不是去如何引诱周围人为自己谋好处,而是想现在就回到识海里,拎起那只懒猫的后脖颈,把他直接按在这卷作业上讲讲为什么上头落着的不是答案,而是无数猫爪印的原因。

  心里无端带着气,于是当安城之听到上头的长老突然点了安逸的名字之后,他才缓缓放下修改作业的笔,整理着袖口就踏步而上。

  可能是脸上的神情过于严肃,安城之站在台上的刹那,那长老还皱着眉往他身上瞧了好几眼。

  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识海里的安逸揣着爪爪对外头的比赛情况看得津津有味,这背过手的长老和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赶过来的掌门却是一同凝着神情站在一旁。

  “还是有点不对劲,”安掌门轻声道,“阿逸这孩子有些招式带着些犹豫,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分散了注意力。”

  那长老也是知情人之一,听闻这话之后就赞同地点了点头,回答道:“是啊,况且方还在台下的时候,我还路过他身边,瞧他正在修改功课。”

  “那之前的内容我远远瞧了眼,几乎全是偏离本意的搪塞回答,着实不像是阿逸能够写出来的东西。”

  “看来,此事还不能掉以轻心。”

  手里动作又是一歪,安城之脸上闪过一丝无奈,却又很快调整好心情避开了对方攻过来的一招。

  而安逸还浑然不知自己对安城之造成了多大的影响,他抬着头一瞬间停下了啃食冻干的嘴,看到对方精彩一跃之后,就又开始兴奋地猫言猫语起来。

  就这么听着识海里夹杂着各种咀嚼声、咕噜声以及时不时响起来的猫叫声中,安城之终于收回了长剑,负手站在看着已经退到台下的两位弟子。

  下方是激烈的鼓掌,可安城之却是一点都没有在意,他只是对着掌门和长老轻轻点了下头,随后又迈着阶梯下了台,继续去补着青年的作业。

  试炼依旧在继续,因为在场的几位心里都在想着不同的事情,于是安城之在才终于赶在早课结束的刹那,把卷轴也交了过去。

  因为是为了防止被长老们发现出不对劲,并且为了避免他们会把安逸的不对劲的原因落到自己头上。

  所以就算是心里也觉得这事的发展越发不对劲,但安城之还是格外认真地去仿照着安逸的字迹做完了一切。

  只是,他整理好东西本打算回去找人把事情给说个清楚,这还没等他往回走去,就被安掌门他们叫住了脚步。

  现在台上台下的人就只有他们几个,等到最后一个弟子收拾完器具并且已经走出广场了,安掌门才关心地开口道:“方才在台上的时候,可是感觉到了识海里传来的声音?”

  安城之挑着眼尾,倒是如实回答道:“是。”

  听了这话,安掌门和长老不约而同对视了一眼,紧接着他又道:“可是识海里的那位在不断影响你?”

  更加明确了他们的意思,安城之也知道现在待在识海里的不是自己,但是日后这些事情铁定会全部往他头上扣。

  于是,他摇了摇头道:“影响不是很大,这方才是弟子自己分心了。”

  可是安掌门第一反应就是觉得他这是在为自己的不坚定而自责,便叹了口气,道:“无需如此,若是真有事,可千万别想着独自承受。”

  安城之垂头说了句好,随后就又听到另一个长老突然捏着胡子在旁侧开了口。

  “算着日子,明日你大师兄也该回来了,”长老笑着开口道,“你自幼和他亲近,若是有空就去接一下他,也正好让他帮你瞧瞧你现在的状况。”

  安逸此刻还没有反应过来长老口中的大师兄是谁,但是听到安城之已经应下,就挠着下巴开始问起系统来。

  后者虽然玩游戏可以把自己玩死机,但无论如何都是一名会熟读剧情的系统。

  就听了一个“大师兄”的描写,系统就已经给出了答案。

  【他们口中的大师兄,应该就是主角顾裴。】

  安逸之前经历过的其它世界里,这些主角和他都没有多大的牵扯关系。

  可是在这本书里,这主角…

  系统卡着说话,它张口似乎还想说下去,但过了好久之后还是小跑到操作台面,急匆匆掏出剧本对着它翻了好久。

  在反复确认,并且还最终确定自己的确没有把这事情给记错之后,系统才清着嗓子接着补充道。

  【而且,你在这个世界的身份,不仅仅是反派的宿主,主角的小师弟。而且在领便当之后,你还是主角心中那抹常驻的白月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情久娱乐 » 我被八个男人玩到早上:蜜汁溅镜面师父

情久娱乐网

请上车最新娱乐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