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情久娱乐片网

高三陪读让我发泄,局长吃我奶头舒服的很

局长吃我奶头舒服的很,雨疏风骤的夜晚,总让人想起许多事。

高三陪读让我发泄,初次与扣子相识时扑面而来的消毒水味,成了蓝宸军那三年最想忘却迟迟无法忘怀的回忆。扣子的本名是柯易青,被人「阿柯」、「阿柯」的叫着,不知何时变音成「扣子」,于是就这幺定了。

高三陪读让我发泄,局长吃我奶头舒服的很
高三陪读让我发泄,局长吃我奶头舒服的很

扣子天生有头漂亮的褐髮,在阳光下尤其耀眼,让人无法直视的那种。至少在蓝宸军眼底,那是最瑰丽的风景。

那天冲动撕了他的五千块,其实蓝宸军有后悔的,但后悔比不上面子,再者后来扣子拿着他的学生证来找人,第一次他以为对方终于来讨债,谁知只是笑瞇瞇的缠着他,缠到他心里发寒。

扣子的如影随形简直像鬼魅,课后的家教不提,在学校蓝宸军几乎是一出教室就会看到他在视线之内,一开始他坦蕩蕩的被揍被讨请随意,后来发现扣子似乎也不是讨债,便开始躲着他;躲着躲着他实在按捺不住把人拖到楼梯转角处的阴暗角落兇狠地抓着他领口问:「你有什幺问题?整天缠着我是想怎幺样?」

谁知这扣子也不恼更不惧,勾起一边的唇角,气定神闲地说:「我觉得你很有趣,无论在谁面前都是游刃有余的阳光男孩,可在我面前就是张牙舞爪的小老虎,很有趣啊。」

他连说两次「有趣」,直接让蓝宸军脸黑,觉得自己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他鬆开手,谁知扣子又压过来,那双眼眸深如海水,让蓝宸军忘了躲开。

「欸,来跟我一起工作?要不?」

又是这破事。蓝宸军翻个白眼,要打听到这人在哪工作对于好人缘的蓝宸军一点也不难,正因为如此他才避而远之。

他是缺钱没错,但还没有缺到必须靠这皮囊赚钱的地步。

「难道劳力赚钱就比较高尚?」

后来两人相好后每当提起这段日子,扣子总会不屑地说:「怎幺?利用自身优势赚钱又有什幺不对——我还不也是光明正大、坦坦蕩蕩的赚?」

那时的蓝宸军总会陆出不置可否的笑容看着他,然后,扣子就会逼近他,瞇起眼:「说起来,我也要感谢这张脸,要不,你怎幺会喜欢我?」

「……你可以再不要脸一点。」

十七岁的蓝宸军,遇上十九岁延毕的柯易青,就像扣错了扣子那样一步错、步步错,等扣到最后一颗扣子时才发现自己错了。

可早已为时已晚。

说起来,蓝宸军向来对自己的自制力颇有自信,可遇上扣子后原则什幺的简直就是笑话一则——要不,他也不会在那样的夜里狂奔。

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被制约也是。其实蓝宸军已经不太记得什幺时候习惯视线中有那迷人又讨厌的笑容朝着自己笑着,笑里藏着什幺,蓝宸军从未看清。

在尚未看清楚前心早已先茫了,所以当扣子一消失,蓝宸军这才发现胸口空虚得厉害——他以为他藏得很好,可终究逃不过何文菱的双眼。

「你这週是最近是怎幺了?感觉心神不宁的。」会议室中的两人在开完会后并未直接离开,而是继续讨论之后活动的细节,而从蓝宸军漫不经心的对答中,何文菱感觉哪儿不对劲。

「没什幺。」蓝宸军甩甩头,推起满脸笑容:「就这雨声太大了、太吵了。」让人心烦,也让人不安。颱风逼近的初夏闷热得让人心浮气燥,暂时打发了何文菱,蓝宸军往体育馆地下室的游泳池走。

那人游泳成癡,纵然学校没有游泳校队也时常在颁奖台上听见他又「泳夺」什幺奖项,简直是体育组的宠儿,连带着他能自由进出游泳池,特权让蓝宸军狠狠鄙视一番。

他说得对,蓝宸军对谁都能那样从容不迫、笑容满面,唯有遇上这难以捉摸的男人才失了分寸。蓝宸军一边走下楼梯一边啐嘴自己怎幺这幺没用,就几天没缠着自己反倒自己去找人了。

可他又想到,如果没在泳池找到人呢?又,要是他真找到了人该说些什幺?这些想法掠过心头,却没能止住他的脚步,只因他听见细微的水声。

入水声哗啦迴荡,让蓝宸军的思绪飘远,远到自己的国中开始发现吸引自己的肉体并非那些香软娇躯,而是精实的、坚毅的线条。他也必须得承认,国中开始接触不可言明的爱情动作片后,他总是盯着压在女优身上男优瞧,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一张张奋力的脸,一边往自己裤档摸。

好像是从那时候开始,蓝宸军隐隐约约地知道性事方面能勾起他慾望的并非女体,再到现在一心往扣子那儿奔去的想法似乎更验证了自己难以摇撼的性取向。

1 2 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情久娱乐 » 高三陪读让我发泄,局长吃我奶头舒服的很

情久娱乐网

请上车最新娱乐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