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情久娱乐片网

大炕上的偷乱,被邻居老头揉捏我奶头

被邻居老头揉捏我奶头,经过享善和各位军官冗长的讲话后,舞会正式开始。小林没有女伴,一个人隐没在阴影里,端着酒一杯杯喝着,看上去有几分落寞。

大炕上的偷乱,清桐费力地穿过舞池中的男男女女,借着昏暗的光线寻找着那位与众不同的军官。突然她的眼神亮了亮,拨开身边的仆人飞快地跑上前。她微微仰起头带着甜笑“你是在等我吗?”

大炕上的偷乱,被邻居老头揉捏我奶头
大炕上的偷乱,被邻居老头揉捏我奶头

小林放下手中的杯子,随意地打量了身材清减的清桐一眼,浮现出几分玩味的笑,他没作答却也没否认只是转了转杯中的酒。

“你怎幺不答我?”清桐急了,她大胆地伸出手去晃了晃小林的胳膊。

小林极斯文地抽出手“享善大人。”他看向清桐背后,表情上换了认真。

“哥哥!”清桐猛地回过身,却被享善一把拉到身后。

享善面色不善地瞅了清桐一眼捏捏她的肩以示警告。他转向小林时面上立刻换上恭敬“抱歉,小林少佐。舍妹给您添麻烦了。”

“麻烦?不麻烦。不麻烦。”他用中文将尾音拖得极长,放下酒杯握住享善伸来的手摇了摇“看到令妹安然无恙地回到关东州,想来沉落没辜负大人的重托。这几日她还和我念叨不知清桐格格现状如何,这段时间他们报社忙没有得空来看看,现在看来,格格一切安好,沉落知道也会安心不少吧。”

小林看着清桐的表情慢慢由强装镇定变作疑惑,他又笑了,这次的笑没什幺特殊的情绪。

“清桐不懂满洲国的规矩,被我和贱内教养了数月,如今堪堪可以出席这样的场合了,今日给少佐您添了麻烦,您见谅啊。”享善满怀歉意地微微躬身“沉落小姐可好?今日怎幺不见她陪您一起来?”

“无妨,格格还小,有些规矩不懂自然还要慢慢学着。沉落嘛,这几日身子上不大爽利,我怕她折腾狠了再病一场索性让她留在家里好生调养着。”

“少佐待沉落小姐也算是有情有义了。不知沉落小姐有没有找大夫看看,不会是又遇喜了吧?”享善暧昧地笑了笑。

清桐面上愈发挂不住,她已然知晓这位小林少佐究竟是谁,他牵涉着自己不愿提起那段逃亡,更糟心的是他和徐沉落的关系竟然亲密到了“遇喜”的地步。她带着妒忌和委屈还有羞愤低下头看着鞋尖,这几种情绪萦绕着她,让她心一坠坠的疼。

“怎幺会那幺快?”小林也暧昧不清地笑着拍了拍享善的肩膀“她身子弱,最让我怜惜了。”

“哥哥,我去看看嫂嫂!”清桐终于挂不住脸,留下话逃也似地跑开了。

享善顺着小林的眼神看去,直到清桐消失在宴会厅门后。

“少佐还未婚配。”他不咸不淡说了一句。

“是啊。”小林点点头,端起酒一饮而尽。

“若是在下愿与少佐结这门亲事,不知少佐意下如何?”享善给小林添上酒,严肃地注视着小林的眼睛。

“我已经有沉落了。有些东西过犹不及。”

“可沉落小姐那个出身根本没法入真子夫人的眼,否则您也不会迟迟不给她名分。”享善看到他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忙调转口风“在下没有说沉落小姐不好的意思,只是有些事就摆在那。若是您……”

“这就开始和我提好处了?”小林寻了一把椅子坐下来翘起腿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

享善见状忙凑过去半弯着腰俯下身欲继续说。

“你看看,我坐着,你就只能站着,更何况你妹妹。便是沉落能忍受无名无分毫无希望地陪着我,想必你那个娇惯的妹妹也忍不了沉落。到时候我家宅不宁,您以为你这个一手促成这桩婚事的哥哥能好过?”小林又吸了一口烟“方才只提到我和沉落的关系。你那妹妹就受不住了。日后,还用我多说吗?”他斜眼看了看享善,猛地起身。

“少佐若是娶了清桐,只需将她关在家中做个摆设就好。乱世中,我不过是想给她找个依靠。”享善真诚的声音响起,他似是下定决心一般“况且没您的授意,沉落小姐怎能救出清桐。若是在下将此事宣扬出去,您张满嘴都说不清,除非您娶……”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小林不知何是转过身看着他,面色冷若冰霜。一只手枪抵在享善略圆润的肚子上,他用日语一字一顿地说到“还有一个办法,死人是不会说出真相的。”

享善呆住了,他慢慢退后,小林步步紧逼。

“我是个怜香惜玉的人,不愿辜负沉落,自然也不愿让清桐格格受委屈。大人在我们背后做的那些小动作、小生意,我若是铁了心要查,您未必活过今日。这乱世中,谁又比谁清白。何况我授意也是为了沉落开心。无伤大雅的小财你愿意发,我也就懒得管,可你也别蹬鼻子上脸。再有下次生出今天这样的念头,我饶不了你。”

小林转身大步离去,独留享善似是惊恐万状地靠在墙上,大口喘息平复着。

楼上清桐一个人缩在被子里哭得哽咽,屋内黑洞洞的,绣懿挺着肚子守在门外,心急如焚。

享善的出现让她如枯木逢源,急急地凑上去。享善温柔地拉住妻子的手对一侧的仆人吩咐道“去取钥匙来,把门打开。”他转过身“绣懿你去楼下招待那些夫人小姐,我有几句话要和清桐说。”

绣懿心疼地抬手用绢子擦擦享善头上的汗“他没答应吧?”

“嗯。你猜对了。”

“他是个不愿意受掣肘的人,何况他们并不把我们的女人当人看。你当真以为他是爱护沉落吗?不过是沉落的出身对他没威胁,沉落又只是一心寻个依靠不太计较名分。他不是贪色的人,不喜欢左拥右抱,沉落这样的最合他意。倒是可怜了我这个同学,跟在他身边如今都摆脱不掉了。”绣懿长长地叹了口气。

“算了,不提了。你先下去看看。”享善抱抱妻子,替她掖起鬓角的碎发。

“嗯。别责骂她。清桐也是小女孩心性,被他迷了心窍。”

1 2 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情久娱乐 » 大炕上的偷乱,被邻居老头揉捏我奶头

情久娱乐网

请上车最新娱乐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