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情久娱乐片网

口述最舒服的性经历,雪白圆润的翘臀晃动

雪白圆润的翘臀晃动,当M中的礼堂渐渐坐满了国中学生时,站在台上作为招待的叶昇有些恍惚,看着熟悉的制服、昔日的师长,对余梣的思念便无可遏止地涌上。

他是在国一那年结识余梣。

口述最舒服的性经历,她是在国三那年离开叶昇。

他们的相遇是偶然,分离却是必然;在叶昇心里,余梣的离开猝不及防,可是多年后回首想起那段日子,却隐隐地感到预料之中……

口述最舒服的性经历,雪白圆润的翘臀晃动
口述最舒服的性经历,雪白圆润的翘臀晃动

一别两年有余,叶昇总是不自觉地想,余梣现在过得好吗?是不是还记得他?又或是能稍稍地怀念过去的日子,因而回来呢……不自觉抚上自己又长了几分的浏海,他轻吁口气。

余梣,妳不在,又有谁能帮我修髮呢?

「好了,今天彩排就到了,下星期就是毕业典礼了,再麻烦你们提早準备。」学务主任的话在耳边响起,一身正式套装作为招待的叶昇微微点头,这时薛恺文也从后方拨开帷幕走到前台,勾着叶昇道:「欸,江仁馨找你。」

叶昇轻抬眉梢,无言瞅他。

「干嘛这幺看我?又不是我说的,去找仁馨啦。」拽过他的手臂,薛恺文逕自推着他走下台,叶昇又听他嚷嚷:「刚刚班长替江仁馨带话,你说她趁放学找你过去是为了什幺?」

「那很重要吗?」叶昇冷淡地回。

「我是不知道重不重要啦,我只知道要是得罪她,英文过不了。」薛恺文微露皓齿,只惹来叶昇的白眼。

「我想,那是只有你才会有的烦恼。」

薛恺文垮下脸。

两人走到了英文办公室前,薛恺文放开他,朝他拍了拍肩膀道:「阿昇,好好跟仁馨相处吧,我们剩不到三个月就要分班了。」

叶昇淡淡地应声好。

当薛恺文转身走下楼前,又往办公室里一看,却不由得一愣,随即笑逐颜开。

看来阿昇也不是真的那幺排斥江仁馨嘛,这人就是这样口是心非……他手插在口袋慢悠悠地走往楼梯,才刚走下楼便与急忙跑上楼的人擦肩相撞,下意识地抓住对方,急忙问:「同学,妳还好吗?」

当对方抬起头时,薛恺文着实一愣。

「……是妳?」薛恺文愕然地放开她,随即扬起笑说:「妳跟我借过《论孟》嘛对不对?」

绑着马尾的女孩红着脸忙不迭点头,有些无措地低下头,见她如此薛恺文摸摸自己的鼻子,又道:「没被我撞伤吧?」

「没有……」女孩声细如蚊,双手不自觉地拧扭一块,薛恺文顿时觉得自己好像成了坏人,可是见她又不像是害怕自己,不然那对露出的耳根子怎幺红成这样?

「妳……」薛恺文正欲问出口的疑惑随着女孩的仓皇逃跑烟消云散,他呆愣在原地,默默地抬手搔乱自己的后颈,抱着满肚子疑惑走下楼。

薛恺文记得,那个人叫做徐凯欣……他默默地轻叹一声,像那样害羞内向的女生他最相处不来了,若像叶昇那样多好啊,嘴上不饶人,心思却比谁都细腻。

这时的叶昇确定薛恺文离开后,他左顾右盼环视英文科办公室,只有电风扇嗡嗡运转,偶尔吹过试卷发出唰唰声响,这座空间静得彷彿只剩下他。

以及,那名从画中走出的人。

叶昇放轻脚步走近江仁馨的位子,见她趴在桌上埋首于双臂之中睡得沉,大概能猜到她改试卷改到睡着了。他不经意往她凌乱的桌面一扫,顿时僵住。

数以百计的教科书堆中,有一个木质相框安安静静放在书桌一隅。最后一次来这,是他匆匆放下志愿表于此,不知是当初太匆忙还是此刻真是偶然撞见…..那泛黄的相片中,有着一个身穿M中制服的女孩,与她。

那是叶涵与江仁馨。

相片中的她们虽是笑着,却双双眼眶泛泪;江仁馨的改变甚少,只是现在的她眉目多了几分疲倦与岁月流淌而过的镌刻,除此之外,无太大差异。

叶涵便不同了。

相片中的叶涵青涩稚嫩,笑中含泪着实令人心揪……叶昇别开眼,半垂明眸,发现相框下压着一张纸。

定眼一看,竟是他那天缴交的志愿表。

那时的他心不甘情不愿地写了一行字交差了事,原以为江仁馨会为此找他麻烦,但她没有;日子一天天地过他早已将此事抛到脑后,这时在见这张志愿表压在相框下,他心念微微一动。

洋洋洒洒的潦草字迹下,多了一行隽秀红字。

「嗯……」江仁馨轻吟一声,睡眼惺忪地睁开眼,顿时一愣。「……叶昇?不对,现在已经放学了吗?」

叶昇淡淡地看她一眼,别过头。

江仁馨顺手放下外套,却不经意看见自己放在桌上来不及收起的相框顿时一怔!亡羊补牢地伸手一扫,赶紧塞回抽屉。也许是太过心慌,阖上抽屉时发出的砰然巨响就像是她扑通乱颤的心跳,她感觉得到,有道锐利的视线钉在自己背上。

江仁馨不自觉地嚥了嚥,深吸口气,回头看向叶昇,那双黑眸深处隐隐地风起云涌,看得江仁馨心虚更甚。

『江仁馨,我希望……我是妳教师生涯中,最后一个悲剧。』

当初面对叶涵她选择逃避,一别十年有余,面对叶昇难道也要如此吗?手心微微地冒出冷汗,她轻吁口气,垂头。

见她如此,叶昇心中微微地泛起苦涩。

即使叶昇也不明白,为何面对江仁馨他竟感到一丝怅然与无力,到底是为了耀眼的叶涵?还是为了黯淡的自己?

他是叶昇,还是叶涵的弟弟?——在江仁馨眼里,到底是哪一个……

「跟我来吧。」最后,江仁馨还是选择一笑而过,倏地站起身,双手抱臂逕自走出办公室,彷彿是知道叶昇一定会跟上似的头也不回。

越是接近这个人,越觉得她是一座浓雾缭绕的寂静之森,踏进后究竟是会迷失自我?还是能寻到一处桃花仙境呢……

跟着她走进会客室,江仁馨站在茶柜旁朝叶昇交代:「把门关上,不,锁上好了。」

淡漠如叶昇也不禁一滞。

没听见后方传来应该有的锁门声,江仁馨微微蹙眉边抬起头看向少年,「不然你想被人看见我帮你剪浏海啊?那我也是……」无所谓三个字还来不及说出口,便见到叶昇微微胀红脸,迅速关上门且锁上。

江仁馨忍俊不住。

「没想到妳是认真的,我以为妳说说而已……」即便叶昇说得清淡,还是清清楚楚地入了江仁馨耳里,这时她在杯中倒满热水,茶香顿时溢满一室。

递到右手边的陶杯烫手,叶昇不敢轻易拿起。

——就像是江仁馨一样

「叶昇,闭上眼。」她手上拿着一把小剪刀,伸出纤指,轻轻捻起少年的髮,「不然会扎眼。」

少年有着一双沉静的黑眸,温柔如水、淡雅如雨,像片寂静宇宙,又恰似寂寥星空。

当这双眼盛满自己身影时,江仁馨竟有种被看穿的错觉。

少年像极了叶涵,像极了记忆中已然泛黄却又突地鲜明的少女——

喀擦。

一绺青丝,随即飘落。

少年闭上眼,轻轻地。

「叶昇,我……不是一个认真的人。」又一刀剪下,她明显见到了那眼皮不安地动了动,却没睁开。

髮丝如情丝,能不能就这样一刀剪断呢?但他们都很清楚,髮会长、思念继续绵延不尽。

彷彿没有尽头。

「……我是一个很胆小的人。」

叶昇一愣。

一只手,轻轻覆在眼皮上,掌心渡来一丝凉意,渗入五脏六腑竟成了一道暖流,蔓延至四肢百骸……

「你姊姊她……是值得让人用心对待的人。」叶昇感觉到她的手微微颤抖,然而她的话仍说得平淡、说得徐缓。

「只是那时的我,做不到。」

倏地,少年强而有力的手握住她的手腕,拉下。江仁馨错愕地迎视少年再次风起云涌的双眸,厉声问:「老师,妳喜欢她吗?」

江仁馨一怔。

1 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情久娱乐 » 口述最舒服的性经历,雪白圆润的翘臀晃动

情久娱乐网

请上车最新娱乐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