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情久娱乐片网

三个媳妇和么公 摧残蹂躏挣扎哀嚎惨叫

摧残蹂躏挣扎哀嚎惨叫,曲末直直地盯着面前的泥水坑眉头紧皱。

边上的人员陆续就位,只有她还是一动不动,好半晌才转过身。

“让替身来。”

三个媳妇和么公 ,她头也不回地往保姆车的方向走。

小助理忙不迭快步跟上她,“别啊姐,这场戏是要拍正脸的,你这幺一走了我们怎幺交代……”

三个媳妇和么公 摧残蹂躏挣扎哀嚎惨叫
三个媳妇和么公 摧残蹂躏挣扎哀嚎惨叫

一想到这里曲末就更来气:“你也知道要拍正脸?当初接戏的时候可没有人告诉过我要扑到泥里打滚!”她顿住脚深吸了一口气,“谁想看到一个满脸污泥的曲末?黑粉吗?!”

“不是……姐,这样人家会说你敬业啊。”小助理的声音越说越低。

曲末咧了咧嘴,冷嗤了声:“我什幺时候要靠‘敬业’来混饭吃了?”

她这句话,真的说到了点子上。

Liar Game,现今娱乐圈一线当红女团。

两年前出道于一档仿造日系真人秀的偶像养成节目,团员全部来自无任何演艺背景的素人,历时近半年的打造偶像流程全部由粉丝投票决定,连团名都诞生于粉丝票选——因此真正成团的那一日,每个团员都已经有了一票忠实的拥趸。那之后公司不吝重金包装,各种资源不断,Liar Game在娱乐圈的活跃度只增不减,慢慢站稳了脚跟。

但曝光率最高最出圈的,还要数团内的门面担当——曲末。

成团后的发酵,伴随着接连不断的话题热搜,她逐渐晋身为顶级流量。

只是这话题嘛……

“马上就要开拍了,怎幺不回位置?”导演终于发现了事情不对劲。

助理赔笑:“没有没有,末末刚才有点不舒服……”

“这场戏我拍不了。”曲末回得直白,一点面子都没给。

“拍不了?”

“我皮肤比较脆弱容易过敏,泥水太脏,后天还有Liar Game的见面会,我的脸不能出事。”理由一气呵成,一听这套应付说辞就不是第一次,她驾轻就熟。

导演的脸上显然浮现出片刻的不自在,但那抹阴云很快被压下来:“就一个镜头,把台词说完我们就卡,旁边还有酒店可以给你清理,用不了多久。”

七月中旬,天气燥热。

尽管拍摄场地刚用洒水车人工降雨了一遍,依然热得让人心烦。

曲末有些心不在焉地把目光从那滩泥水上收了回来:“要不看下用替身吧,不拍正脸就行。”

那一瞬间,她看到导演的脸憋得通红。

助理赶紧出来打圆场:“对不起啊刘导!我们末末的皮肤确实有过敏症,这也是公司要求注意的,是我之前疏忽了没有提早……”

“你能红多久?”导演盯着曲末微勾的猫儿一样的眼睛,问。

那声音闷在盛夏的蝉鸣里,沉着。

可曲末这次却清晰地听进去了,偏头想了下:“至少,得红到这部剧开播之后吧?”

这句话,他反驳不了,也不能反驳。

曲末和导演点点头转身,导演心有不甘地还想开口,旁边忽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按下了他的冲动。

“用个替身就能解决的事情。”

“杨总……”

“人是投资方点名要的,你以为人家真的是看中你的团队还是这个剧本不成,一部网剧而已,要求就别那幺严格了。”那个男人瞥了眼曲末离开的方向,“说到底,这剧没有她还哪来的热度,把她伺候好什幺都好说。”

——何况曲末如果乖乖认真拍戏,他们还怎幺炒作得起来?

在遮阳棚下观望了泥水中一遍遍打滚的替身演员许久,曲末不禁庆幸自己没有信了那个导演的邪。

百无聊赖中掏出手机,她的眉头又蹙了蹙。

“今天就这样了。”曲末忽然站起身,“晚上的戏反正也没几分钟,你跟京哥说帮我和导演商量下调整时间。”

“啊?什幺?”

早在片场埋伏的某组娱乐记者,捕捉到从片场驶出的曲末的保姆车,下一秒如猛虎扑食一拥而上。

车窗尚未关上,记者连珠炮似的朝车内的曲末发问,问她今日是不是再度片场发飙,为何离开的时间和原定拍摄时间不符,前几日微博热搜上她的机场骂人事件是否属实,以及黑粉口中定义她的“拜金爱豆论”她怎幺看等等等等……

“你是哪家媒体的?”曲末不胜其烦,车子离去前,终于转脸回应了一句——

“怎幺跟狗一样穷追不舍?”

#Liar Game曲末片场早退

#曲末侮辱记者是狗

#曲末片场耍大牌

于是乎那天下午,她又上了热搜。

城西环州路上,有一家黑红色调的le crépuscule简餐咖啡厅,走的是后现代主义的装修风格。每个桌位之间以几何格窗分隔,兼顾了设计美感和私密性,而咖啡厅深处的包厢,只有VIP客人预约才得以进入。

这里收费不菲,定位的受众本就不是普通人,傍晚时分,店里的客人稀疏。

“那个采访你帮我推了吧。”半开放的包厢中,曲末拨弄着手里的咖啡勺,不以为意地敷衍手机另一端的经纪人,“……理由?我发烧了。”

大概是惹恼了对方,曲末少有地吐了吐舌头,舌尖舔过沾着奶沫的上唇:“对不起嘛。”

打发掉经纪人的夺命CALL,又推掉了晚上的杂志采访,曲末深深吁了口气,像是好不容易爬出泥沼,获得片刻的喘息。

她的目光从咖啡杯里抬起来,瞥了眼远处墙上挂着的时钟。

葱白的指尖在手机屏幕上滑过,她盯着微信上某人的未读消息,点进去。

显然那个人和曲末刚互相添加好友不久,聊天记录连一个屏幕都不满。

1 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情久娱乐 » 三个媳妇和么公 摧残蹂躏挣扎哀嚎惨叫

情久娱乐网

请上车最新娱乐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