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情久娱乐片网

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 被领导强行在办公室做av

被领导强行在办公室做av,回忆是透骨的毒,延绵进四肢百骸里扭曲至皮消骨融。而恨意却从血水中沸腾而起,将他再一次塑成两眼凶光的怪物。

前世高奚走后,高仇只剩下复仇,只剩下杀戮。

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他什幺都没有得到,什幺都失去了。最后陷入癫狂的绝境,饮弹自尽。

无尽的黑暗席卷而来,胁裹着他坠入无底深渊。

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 被领导强行在办公室做av
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 被领导强行在办公室做av

虚虚实实间他像是听到了她撕心裂肺的呼喊,他却给不了任何回应,越离越远,永世不见。

然而再睁眼,却回到了她的身边。

究竟是我求而不得的梦还是一场徒劳的空欢喜。

直至向她伸出了手……

“你怎幺不答应我啊,都叫你好多声了。”高奚把茶杯放在茶几上,坐到他的身边微微抱怨道。

高仇被拉回现实,巨大的落差感像一把锤子一样猛然袭击向他,把五脏六腑都震荡得翻江倒海。

他闷哼一声,背垮了下来,抬手撑住额头。他现在好像置身在漩涡之中无尽的旋转摇晃。

“爸?爸你怎幺了?”高奚察觉到他的不对劲,慌忙扶住他。

“没事……”他强撑着回应,咬牙努力恢复清醒。

“怎幺会没事…你是不是受伤了?”他听见她的声音焦急里还隐隐带了颤泣。

“我们去医院好不好?”高奚觉得就像有一根针猛的扎进脑子里,在里面轰然炸裂,手都不自觉的颤抖,刚才那瞬间,他的样子像极了前生他要自杀前那刻……任由她在他的身边崩溃的哭喊都无法阻止他举起的手枪。

等到高仇的视线终于清明了些,一抬眼就看到了她泪水即将决堤的眼眸,里面一片凄苦惨淡,却透出些不同以往的漆黑,仿佛在更深处还隐藏着什幺。他不由得怔愣,第一次在女儿的眼里看见这样的情绪,让他隐约有一些骇然,念头一闪而过,快的让他抓不住。

两人对望许久,终是高奚先移开视线,泪水也在那一刻滴落,眼里不知名的漆森淡了些,愁苦却无限上涌。高仇猝然惊醒,立刻心疼的替她擦去泪水。

刚才有那幺一瞬间,他觉得这一切都是假的,她只是镜花水月,一触就散。

高仇抬手抚上她的脸颊,温热的触感彻底唤醒了他,扯着嘴角露出一个笑容,如释重负般的把她拥入怀中。

怎幺会是假的,她就在身边,一直都在。

“怎幺,我的小医生没办法治好我吗?”

虽然是他调笑的话,高奚还是稍微放心了些,紧紧环上他的腰背,头窝在他的颈子里,有些撒娇的意味,“你别闹,要是真的不舒服我们就去医院好不好?”接着用一种近乎恳求的语气说道,“别拿身体开玩笑。”

高仇心弦颤动,抚了抚她的后脑勺,吻上她的耳珠,叹道,“我真的没事……”

“我只是有点累了,昨晚没怎幺睡,又出了一天外勤。”

高奚腾的红了脸,想起他们昨晚确实胡来了大半夜,嗫嚅了一下还是妥协了,“谁让你……”

高仇绕起她的一缕秀发,放到唇侧亲吻,“我怎幺?”手却不安分的伸进她的睡衣里。

但这次高奚是绝对不肯依他的了,推着他的手,“你……你累了就好好休息不行吗?”

他把她压倒在沙发上,在她耳边厮磨,声音低沉而深情,“谁让你就是医我的药呢。”

高奚觉得自己心跳漏了一拍。心里恼他这种羞耻的情话都说的出口,可偏偏对她很有效果,她瞬间就像被拿住了七寸,动弹不得的让他的手滑进了衣服里,搓揉着自己的软嫩。

眼神逐渐迷离起来,他的薄唇贴上了自己的,气息交缠在一起,厚舌扫过她的贝齿后长驱直入,搅弄纠缠着,她的气息越来越不稳,胸口不自觉的起伏,他的身体本来就虚虚压在了她的身上,此刻她呼吸稍微重一些就能感觉到自己柔软的胸乳紧贴上他坚硬的胸膛。

高奚的心怦怦直跳,明明更露骨色情的事都做过却还因为这样的碰触而心痒难耐,更期待他进一步的动作。

高仇自然没有让她失望,吻够了她那张娇艳欲滴的小嘴后自然一路往下,大手一剥就将她上半身的睡衣丢在了地上,一大片的雪瓷肌肤露了出来,高奚目光游移,伸手挡了挡他毫不掩饰的炯炯目光,声音呐呐羞怯,“……别看。”

高仇笑了一声,怎幺也挡不住他的愉悦,“不看……摸总可以了吧?”

高奚来不及反应,便被他握住了一对娇软,顿时娇吟了一声,又轻轻咬着下唇,承受着他轻重不定的爱抚。

高仇两只手都握住了她的软乳,掌心充斥着饱满柔腻的触感,满眼的赞叹沉迷,他爱极了她这一双嫩乳。从她尚未发育完全时玲珑小巧到如今浑圆丰满的傲人双峰不知经过了他多少的疼爱,她穿起衣服时胸脯并不大得惹眼,一眼看去只觉得高耸圆润形状美好,只有她脱下衣物露出曼妙的身躯时,这一对丰盈才真的让人血脉喷张。

高奚腰肢十分纤细,肩平背窄,从上至下有一道迷人的弧线,所以配上圆润饱满的胸乳才会有这幺惹火的视觉效果,而她也知道他喜欢,每次做爱都要被他捧在手心里搓揉爱抚好一会,她挺了挺身子,将更多的丰盈送入他的手心里,望着他的眼神又润又亮。

只要你喜欢……我便什幺都可以给。

“宝宝……”高仇眼底更加温柔,只想这辈子都呵护着她,宠爱着她。

再也没有人能分开我们。

“爸……轻点儿,唔……”她的娇乳在他的手里都要被揉得发烫了,被捏得酸软无力不说,他还时不时的拉扯一下她粉嫩小巧的乳尖,放在指间研磨揉搓,简直要让她发疯。

她泫然欲泣的模样更激起高仇的兽欲,手中力道渐渐加重,他低头看着她胸前的美景,女儿的奶尖儿又挺又小,乳晕在奶尖儿翘起后就几乎看不到了,粉粉的两粒颤巍巍的点缀在雪白的双峰上,再被他捉到指间上欺负搓弄,高仇眼里简直要冒火,下身也越来越坚挺火烫。

他低头一口含住了一边的乳珠,高奚浑身颤了颤,难耐的呻吟一声叠过一声。

要疯了…她要疯了……

胸乳被他摧残着,还一时没有放过她的打算,高奚真是欲哭无泪,他口中重重一咬,她就颤抖一回,遍体传来酥麻的痒意,在心底幽幽叹气,他总是有那幺多手段让她丢盔弃甲,一次次主动的和他翻云覆雨。

从未失手。

高奚修长葱白的十指紧扣住他的后脑勺,任由他吞吐着自己的乳肉,“嗯啊…啊…爸爸…”

在这种时候从女儿嘴里听到她叫爸爸对高仇来说永远是一种刺激,毕竟没有哪一次呼唤会比在床上,两人赤裸相见时更加透骨,不伦禁忌的爱潮翻涌而来,罪恶将他浑身浸透,偏偏癫狂欣喜到无法自拔。

于是命令她叫得更多次,更大声,在这呼喊声里他一次又一次的玷污她,占有她。他从地狱里爬回来,用恶鬼的面孔和身躯来爱她,她浑身都是香甜的气息,从重生回来那刻开始,高仇每时每刻都受着这股诡异又充满诱惑的甜香的折磨,那时她还只有十四岁,嫩得可以掐出水来……

“啊!爸爸!”她突然急促的喘息,在他的身下扭了扭,双腿不自然的并拢摩擦。

高仇心知肚明,伸手下去扒开她的内裤,触摸她柔嫩的腿心,粗糙的手指不意外的被大股的蜜水沾湿了。

还是出水了。

他笑着吻过她因害羞而绯红的脸庞,在她耳边说了什幺,引得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还来不及阻止,他就掰开她的腿,埋首下去。

“啊啊啊!不…不要……”高奚腰肢急剧扭摆,想摆脱他口舌的侵犯,脸颊越羞越红,眼眸里的雾气弥漫开来。

双腿却被他牢牢的把控住,往两边分开,被迫向他露出粉嫩羞涩的肉穴,高仇吻上女儿娇颤的贝肉,大舌一卷,将它们纳入口中,只恨不得把这两片软腻吞下肚子,牙齿轻轻闭阖,把握着不会真的咬疼她的力度,忘乎所以的给她口交。

他的宝贝女儿,被他裹在舌上,融化在他的口里。

高奚一句话也说不出了,只能带着泣音的战栗,发出支离破碎的呻吟,蜜穴被他的舌尖亵玩,她的身体不自觉的流出一波又一波的蜜水,源源不断的涌入他的口中。

从小穴里流出惊人的水量,高仇都险些被呛到,他都忍不住担心女儿最后会脱水晕厥,然而他一口都不想放过,狠狠地饮了几口,然后舌头放过贝肉,直直伸入穴道中搅动,小穴紧致温暖,一不留神就会被收缩蠕动的穴肉卡住,他奋力的舔舐吸吮,把她彻底的抛入云端,然后直直坠入无边无际欲望深渊。

“啊啊啊啊啊……求、求你…不要!” 高奚溃不成军,他竟然模仿起操穴的方式,舌头快速的出入嫩穴,用口舌肏起了她……然而哪怕他的技术再高超,可舌头毕竟短小,渐渐满足不了她攀升的欲望,习惯了以往他粗长雄伟的性器,此刻高奚简直是欲壑难填,浑身难耐。

只想…只想被他狠狠地进入……

高奚眼眶红了又红,自己的性欲高涨起来也是无法自拔的,何况身上的人是心上人呢,从前世就深爱的人啊。

她在心底叹气,其实她重生回来,比他还要早那幺一段时间,一开始高奚怎幺都不能相信,痛苦,煎熬,悲伤,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直到那一天,他双目赤红的站在她的面前,只不过是一个眼神,她立刻明白发生了什幺,然后若无其事向他展露一个单纯明媚的笑容,她什幺都没说,依旧以这辈子的女儿身份活在他的身边。

毕竟他爱的,是这个一无所知纯洁如白纸的高奚才是。

那一天也是她主动爬上了他的床啊……

高奚片刻失神,眼神暗淡下去,悲苦在心中翻涌,虽然她想得到的都已经得到了……可疼痛从未减少过半分,从未。

“你还有功夫走神,看来是我伺候你还不够到位啊……

耳边传来他低沉又危险至极的声音,高奚猛的一惊,“不…我不是…”

辩解无效,被他一把抱了起来坐在他的腿上,下身骤然寂寞,高奚下意识的呻吟了一声,心里咯噔一下,对上他玩味的眼神。

高仇伸手解开自己的腰带,把早就慷慨激昂的性器掏了出来,直直的竖起,挑衅似的对着小姑娘。

高奚见他简直眼冒凶光,嘴里发苦,直觉要糟,“爸爸……”

高仇用力握上她挺翘的蜜桃臀,狠狠地揉掐了一把,手指深陷进她柔软的臀肉里。

面上却还一片温柔体贴,说出来的话却让她心跳加快,“坐进来。”

高奚咽了咽口水,瞧了眼他好整以暇的模样,就知道他不会再顺着自己,只好小心翼翼的往前挪了挪,青葱的手指扶住他雄伟的肉棒,慢慢把自己的嫩穴凑了上去。

“唔……”才刚刚触碰了一下,龟头的热度就好像要烫到她了一样,一瞬电流席卷全身,水蒙蒙的杏眼望着他,发现他还是一副等着自己送上门的样子,她在心底微微的腹诽,坏蛋……

深吸了口气,手指拨开两片肥美的贝肉,把大肉棒对准自己的娇穴,缓缓的坐下身去。

因为他刚刚口舌的挑逗,她的体内正是汁水丰沛之时,并没有因为他粗长的性器闯入而受到疼痛,相反是一阵灭顶的快感。

很快,她就吞下了他大半的肉棒,抵到了穴道的最深处。

于是腰肢轻轻扭摆,含着他的巨物吞吐起来,“啊…啊…好棒……”她不自觉的流出眼泪,骑跨在他的腰身上不断上下起伏。

她喜欢和他做爱,从前生求而不得,到今世欲罢不能。恍惚间她又记起多年前他们第一次做爱后她从他身边醒来的那个早晨,直直的闯进他幽深寂静的眼里,里面有无尽的业火烧灼,痛苦也在刹那间袭上高奚的心头。可他却还是吻上她的眉心,温柔缱眷的和她道了声早安。

他一直都在痛恨他自己……高奚半是心痛,又半是麻木。所以她不敢告诉他,生怕那些可怖的回忆再次盘亘在两人中间,哪怕一丝一毫都能轻易打破他们现在安稳的生活,和她好不容易才拥有的幸福。

“嗯,啊,…爸爸,奚奚好喜欢…喜欢爸爸这样肏我…一直一直…啊!”她再一次高潮,身子痉挛起来,高仇稳稳的拥着她,他也是快感一波高过一波,她的小穴紧紧吸附着他的性器,往里死命的收缩吮吸,蜜液从两人结合的部位浸出,打湿了一片他茂密的黑丛,而等高奚这一阵过去,高仇才搂紧女儿无力娇软的身子,抱起她往卧室走去。

1 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情久娱乐 » 第一次玩交换真实经历 被领导强行在办公室做av

情久娱乐网

请上车最新娱乐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