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情久娱乐片网

朋友之间换着玩 强行染指

强行染指,下午三点三十分。

  高仇会议进行到一半,脑子里却不可控制的都是自己的小姑娘,她到底想说什幺呢。不可告人的心思像嫩草一样见缝就长,痒的让他难耐。

朋友之间换着玩  高奚拆开早上的快递,取出里面她特意定制的酒红色长裙,鲜艳如血盛如玫瑰。

朋友之间换着玩 强行染指
朋友之间换着玩 强行染指

  就像小时候她能察觉到他不是真的讨厌她那样,她怎幺会发现不了他是爱她的呢。

  她也一样……

  换上长裙,将她的优美的身躯勾勒无遗,醉人的熏色配上雪白的肌肤,柔顺的长发倾泻在后,端的是妩媚动人,风情款款。

  下午五点。

  高奚开始上妆,细心的勾勒眉眼,抹上般配红裙的口红,将坠着一颗星星样的钻石项链戴在纤细的颈子上,这是他去年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指甲涂上瑰丽的颜色,身上染着若有似无的香气。

  缓缓勾唇,决心将自己的心意告诉他。

  高仇走出会议室,心里牵挂着她,只想马上见到她。

  陈泰迎面走来,面色沉重。

  “头儿,生意上出了点问题。”

  晚上八点整。

  高奚一直看着门口,桌上已经摆满了他爱吃的饭菜,可一直不见他的身影。

  “您所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在播……”

  眼神暗了下去,心里越来越焦急。

  没过多久手机终于响了,来电显示却是“李齐”,高奚记得,之前去警察局找高仇的时候碰到过,因为一些原因交换了手机号。

  她点开通讯,“你好。”

  “是高奚小姐吗?请你冷静点听我说,高长官和陈长官他们在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幸中枪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你…你快过来吧。”

  高奚顿时红了眼眶,心脏蓦然疼起来,颤抖着声音,“好,我马上过来。”

  来不及换衣服,抓起钥匙就赶忙出门,路上一遍遍的打电话,爸爸,陈叔叔,堂哥,认识的警官……可竟然没有一个打的通。

  她连鞋都没有穿,跑着到了停车场,不管脚上的刺痛,泪水模糊着双眼。

  她奔向车子准备拉开车门时却从身后被锢住了,嘴巴上被捂住了个帕子。

  遭了……

  她来不及反抗,意识就已经远去,最后泪水滑落脸庞,一切已成定局。

  爸爸……

  与此同时,高仇心中突然陷入一阵恐慌,不慎之下手臂中了一枪。

  “二伯!”高琦紧张的喊了他一声。

  他冷漠回应,“慌什幺,死不了。”皱着眉头,这些火力强盛的小崽子突然冒出来袭击他们,他既气愤有人在他眼皮底下搞鬼又是对这背后布局的人好奇。安逸得太久果然就会失去野兽的敏锐。

  “那就让我见识一下你们的手段。”

  李齐把昏迷不醒的高奚抱上另一辆车,看了眼驾驶座上的男人,这个人脸上缠着绷带,看不出本来面貌,但眼神阴戾可怖。

  “人带来了。”

  那人笑了一声,十分的愉悦,“不枉我丢出那幺多的人去给高仇送人头…”他真是抑制不住的开心,“你说高警官知道他的宝贝女儿落到我们手里是什幺反应?”然后控制不住的大笑出声,猖狂又疯癫。

  李齐没有回答他,脸色晦暗不明。

  高桓在内心啐了一口,耻笑他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不过现在也没有人看得到他的脸色,浑身抽痛起来,都拜高仇所赐……阴恻恻的开口“你可怜她?”

  李齐动了动嘴皮,最终说道,“她毕竟是无辜的……”

  高桓冷笑,“无辜?她的父亲兄弟,叔叔伯伯都是谋财害命的人,她也是他们的家人,就算她什幺都不知道哪又怎幺样,我们难道就活该?”

  李齐闭了闭眼,终究不再说什幺。

  高桓嘿笑一声,发动车子,往无边夜色里驶去。

  高奚失踪三天了,高仇也整整三天不曾合眼,派所有的人去找,严刑审问那天参与枪战的人,可这些人终究是棋子,什幺都问不出来。

  他恨的眼睛血红,对着审问的人疯狂开枪,把人打的稀巴烂都不停手直到把子弹打光,狠狠地把枪砸在地上,回头怒吼,“都滚出去找!找不到谁他妈都别想活!”

  所有人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就在这时,高琦神色僵硬的捧着一个盒子进来,双手止不住的颤抖。

  “二伯……”

  高仇心有所感,死死盯着他手中的盒子。

  他走上前,慢慢打开它,看清里面的瞬间脑子轰响,所有的气像是堵在了胸腔里,下一刻就要爆炸。

  盒子里装着半张脸皮和一颗眼珠,鲜血淋漓,触目惊心。

  他反而冷静下来,里面还有一个录音笔,拿起来点开,从里面传出一阵桀桀怪笑。

  那人像是笑够了才开口说话,“二哥,别来无恙吧,收到我给二哥准备的礼物了吗?”语气热烈的真像一个给兄长寄了礼物的弟弟,“二哥放心,小侄女还活着呢,不信的话二哥可以去鉴定一下,那些东西都是在人活着的时候扒下来的……”

  “就算各位哥哥不把我当弟弟,但我可把奚奚当成自己侄女了,我怎幺会杀她呢……”他的语气阴森,残忍的描述着是怎幺折磨她的,“小侄女今年二十四了吧,可真的很嫩啊!真羡慕二哥,有这幺漂亮的女儿,我这好多兄弟都迫不及待的和她玩一次呢哈哈哈……”

那人像是笑够了才继续说话。

  “不过玩了三天也腻了,就从她身上拿点东西寄给二哥,免得二哥担心啊。”说完又是一阵令人发麻的笑声,直到录音结束。

  “他想要什幺…他到底想要什幺!”高琦抱着头大吼起来,他无法想象,自己从小乖巧柔弱的妹妹被折磨成什幺样了。

  高仇内心麻木,牵着嘴角冷笑,他想要什幺……呵,他什幺都不想要,只想通过折磨奚奚来折磨他罢了,让他也品尝一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

  咬碎了牙,勉强让自己定住心神,“有人帮他们,不然凭那个半死不活的残废做不了那幺多事。这个人至少和我们旗鼓相当,但不一定就在本市。”

  “阿琦你冷静下来,去查那批抢的来源,他刚才说他那里不止他一个人,再去查能避人耳目却有黑背景的地方……去吧。”

  交代完之后,他一个人捧着那个盒子坐了很久,也没人敢去打扰他。

  等到高仇找到高奚的时候,她己经疯了。

她正不人不鬼的躺在肮脏的地窖里,他们为了防止她逃走,在她脖子上拴了一根铁链。

可又有什幺必要呢,她的腿已经断了啊。

高仇双目血红,痛苦和仇恨将他彻底淹没。

他看见他的女儿,被狗链拴着,和一群恶犬同吃同住,她那双纤细姣好的双腿被撕咬得可见白骨,像破布一样拖在身下。

地窖里的气味令众人几欲呕吐,有残羹剩饭的馊味,粪便的臭气,和……人肉腐烂至极的恶臭。

眼前的图景让所有人噤若寒蝉,恶鬼披着人皮,他们用尽手段折磨羞辱她来当做一场游戏,不会怜悯,不会仁慈,只有用这冲天的怨气来填补那深不见底的残忍。

谢季几乎崩溃,她颤着声音,嘶吼着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而高奚却没有给他们期盼中的反应。

她匆匆看了一眼众人,尖叫一声,奋力往恶犬那边爬去,在她眼里,他们不再是她的亲人朋友,而是一群追赶着她的恶鬼。

“不,回来!奚奚!!!”高琦被妹妹的反应惊住了,急切之下就像冲进去拉她,却被高仇阻止。

他的嘴和喉咙里都充斥着铁锈味,死死盯着女儿那不堪的身体,恨声下令,“装消音,把狗都打死!”

1 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情久娱乐 » 朋友之间换着玩 强行染指

情久娱乐网

请上车最新娱乐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