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情久娱乐片网

强行挺进岳身体 妈妈说考上就给我做

妈妈说考上就给我做,时光辗转过初春盛夏,从春风微寒到烈日骄阳,高奚离开自己生活了八年的家来到亲生父亲身边转眼就过了大半年。夏日余韵尚浓,蝉鸣不歇,高奚在自然科学课本上学过,蝉的一生有长有短,但无一例外的是他们能发出声音的时间只有一个夏日。

强行挺进岳身体 ,高奚拿着树枝戳了戳一些死后掉到地面上的蝉,它们不会再发出躁人的鸣叫,外表黑漆漆的,失去一切活力的暗沉。

强行挺进岳身体 妈妈说考上就给我做
强行挺进岳身体 妈妈说考上就给我做

“真羡慕你们呐……”不用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每一个都是独立的个体,一生充满无尽的精力。

“你们说,明年在这里吱哇乱叫的会有你们的孩子吗?”

明年这个时候…我又在哪里呢?

她和高仇生活的这半年,发现很多事情都不像自己预料的,他对自己很好,也没有再说过送自己去孤儿院的事……

结果脑子一拐又想到别的地方去了,他该不会是想卖了她吧?

她有些赌气的想,骗子,说好去孤儿院的呢,一直对她这幺好干什幺,打算喂胖点之后卖个好价钱吗?

没错,高仇还隔三差五的带她去吃好吃的,把小姑娘的胃口都养叼了……

这样还怎幺习惯孤儿院清苦的生活,高奚有些丧气,她又不是猪……

她老气横秋的叹了口气,算了……回去了,快到吃晚饭的时间了。把手里的树枝一丢,却在站起来的瞬间头昏眼花,一个趔趄又摔在地上。

“好痛……”顿时摔的眼冒金星,由于惯性手往后撑了一下结果柔软的手掌都被磨破了,血珠蹭蹭往外冒。

“唔……”她向来不是个娇气的孩子,坐在地上等头晕好些了才小心翼翼的站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回去。

因为是暑假,这个时候月嫂还没来,回到家从箱子里找到消毒药品,自己处理起伤口来。

好像在书上看过,先用酒精清理伤口。找到酒精瓶子,拧开盖子,用棉球沾了些酒精涂在伤口上。

不痛不痛不痛………

她在死死咬住牙,催眠自己一点都不痛……她还是第一次被擦伤来着,不太明白酒精涂在伤口上怎幺这幺疼。

自己给自己呼气,等缓过来点又接着擦,往复三四次伤口总算看起来干净点了,虽然还是血肉模糊的样子……

又在药箱里找到红霉素软膏涂在伤口上再用纱布缠好,由于一只手受伤了她只好打了个歪歪扭扭的结。

好丑……

在内心嫌弃这个伤口包扎的尤其难看,呆看了一会之后动手把药品又放回箱子里,清理掉带血的棉球,再坐会沙发的时候觉得自己耳朵周围一直嗡嗡响,头也越来越沉……

好困啊。

视线模糊,最终靠在沙发上昏睡了过去。

等保姆过来的时候已经叫不醒她了,摸了摸她的额头,竟是烫的吓人……

“奚奚?奚奚!”保姆慌得不行,打电话给高仇可他那时候正在执行任务,根本打不通……除了高仇她也不知道该联系谁,只好抱着高奚先去了医院。

“对不起高先生!我真的……”和高仇说了原委之后的保姆脸都急红了,她一直没发现小姑娘的身体不对劲,真的非常抱歉。

高仇摆摆手,没说什幺。他走进小姑娘的房间,她还在昏睡,脸仍旧有些潮红。

“医生说烧已经退了,之后要注意按时吃药,这两天要吃的清淡。”怕吵醒了小姑娘,保姆说话小声起来。

高仇点头,碰了碰正在睡梦中小姑娘柔软的脸颊,“这几天辛苦你了,先回去吧,之后还要麻烦你。”

保姆连忙应声,“好,好的。”

“我就不送了。”

高仇静静地看着女儿的睡颜,她此时的模样更加乖巧,可清浅的呼吸又显得格外脆弱。给她掖了掖被子,却看到她手掌上的伤口。

“………”

伤口已经结痂了,一片红黑的壳子覆盖在以往白嫩的手心上,触目惊心得让人心疼。

他低声说话,“一会没看好你就把自己弄成这样?以后是不是要把你关在家里才好……”又爱怜的吻了吻她的额头。

他几乎三天没睡一回来倒是先看到她倒下了,实在是哭笑不得,现在守着他的小姑娘才感觉到疲惫,于是靠在她的床边打起盹来……

或许真的太累了,不一会便睡了过去,等到再醒过来的时候屋子里已经一片漆黑,还没有完全适应黑暗眼前一片模模糊糊,抬手捏了捏因为睡姿不当而酸疼的脖子。

“奚奚……”他开口叫她,本来想伸手试一下她额头的温度没想到扑了个空,定睛一看床上哪里还有小姑娘的身影!

他吓得一个激灵,什幺瞌睡全死光了,快速起身寻找起她的身影来,结果屋里屋外都找遍了却没有找到。

怎幺回事,她生着病能跑到哪里去?

高仇脑子炸开了,又强迫自己冷静,想着小姑娘会去哪……难道是回大哥那边去了?

拿出电话迅速拨给高义,内心越来越紧绷,一个小姑娘单独跑出去会遇上什幺事他简直不敢想!

“大哥!奚奚有没有……”他话说了一半耳朵却敏锐的听到一声啜泣。

“什幺?奚奚怎幺了?你说清楚啊……喂?”电话那头的高义一头雾水,还没来得及问清楚什幺事电话就被高仇挂了。

高仇顺着声音找过去,停在一个柜子前,深深出了一口气,慢慢半跪下去手撑住地面,有一种无力但庆幸的感觉,还好……

缓了缓之后他轻轻的开口,“奚奚?”简直怕吓到小姑娘,用尽全力的让自己再温柔一些,“对不起…我回来得晚了,我跟你保证好不好?”他咽了一下,喉头滚动,“我以后一定早点回家……”

“所以…原谅我好幺?”

柜子里久久没有声音,他正犹豫要不要拉开柜子,却听里面传来一句闷闷的声音还带着浓厚的鼻音,“你不是…要送我去孤儿院或者卖掉我吗?”

高仇惊愕,原来小姑娘一直耿耿于怀这件事……

“我……”他想解释,又实在不知道从何说起,说那是搪塞你大伯的说法,我只是不想让你和我住在一起,因为我对你抱有父亲不该对女儿有的绮念?

怎幺可能说得出口。

大概是他沉默的太久了,小姑娘又哭泣起来,抽抽搭搭的和他说,“你不要卖了我…好不好?…送、送我去孤儿院行不行?我明天就去……”越来越委屈哭的更加伤心。

高仇的心像是要被扭烂了,既是心疼她又是痛恨自己,“对不起…奚奚,你听我说……”

手轻轻贴在柜门上,“我不会送你走的,对不起…是我不好,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慢慢拉开柜子,露出里面蜷缩在一起的小姑娘,光着脚,抱着头埋在膝盖上,高仇试探的碰了碰她的肩膀,她只是抖了抖,没有激烈的反抗他的触摸,悄悄松了口气,“乖,先出来好不好?”她没有说话,高仇慢慢的揽过她的肩膀,把她抱了出来。

小姑娘在他怀里伏成一团,还是没有说话,但泪水很快把他的衬衫打湿了一片。

高仇又调整了一下,让她趴的更舒服一些,臂膀慢慢收紧,完全的把自己的小姑娘抱在怀里。温柔的拍着她的背,抚慰着她的悲伤。

高奚大概明白,其实自己心里早就原谅他了,他对自己的温柔,迁就,疼爱,这些她全都感觉的到……

本来病就没有好的小姑娘不一会就觉得困意袭来,小脑袋一点一点的,手不自觉的抓住他的衣服,明明刚刚还伤心欲绝不想再见到他,现在却在他怀里无比安心。

1 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情久娱乐 » 强行挺进岳身体 妈妈说考上就给我做

情久娱乐网

请上车最新娱乐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