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情久娱乐片网

换妻经历 半夜他强行挺进了我的体内

半夜他强行挺进了我的体内,五点的下班时刻,同事们陆续收拾回家的行囊,跟熟人道声再见,速速离开办公室。

今天工作进度顺利完成,在工作栏上打个小勾勾,心里有一丝成就感出没。

换妻经历 「姿桦⋯⋯」我才开口想问林姿桦今晚有没有空,凯文就走到我们两人的办公桌前。

「林姿桦,你好了没啊?」凯文催促着姿桦。

换妻经历 半夜他强行挺进了我的体内
换妻经历 半夜他强行挺进了我的体内

「好了、好了。」林姿桦不喜欢被催着走,口气非常不耐烦。「刘雨涵,你刚要说什幺?」

看来他们小俩口应该有事,下次再找时间约姿桦吃饭好了。

「没啦,你们要去哪?」我问。

「接机。」林姿桦回答,「凯文父母回国,晚上要一起吃饭。」她背起凯文送的侧背包,上面挂着经典品牌的Logo。

「先走啰。」俩人跟我道别后,一溜烟就不见人影。

我有些疲倦地瘫坐在椅子上,转头望向落地窗外的夕阳,玻璃折射的光线显得令人心慌,一层透明的隔阂,让我身处特别安静。

我回神将办公桌面整理一番,把电脑关机,在离开前看有没有东西遗漏,之后拿出勤表刷签退。

难得今天这幺準时走人。我感概。

「喀喀」位在公司较里面的办公室还有打着键盘的声音。

如果我想得没错……?

「奕森。」我轻轻喊出他的名字,将刚煮好的美式咖啡放在他桌上。「给你。」

想说他还待在办公室,二话不说马上放下包包,走到茶水间泡杯咖啡给他。

他腼腆地回了一个笑容给我。

「还没忙完?」我开口,想要製造一些相处的机会。

哪怕只有几秒钟。

「快了。」他拿起我泡的咖啡,小酌了一口。「怎幺还不回家?」

不想。

理由?

没有理由。

就是不想。

就只是想多待在这里,一个有你的空间。

好吧,我清楚我不该逗留太久。

我对奕森摇个头示意没什幺。

当我转身掉头要走人时,奕森叫住了我:「雨涵,你可以等我一下吗?」

我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低头滑手机,偶尔办公室另头传来影印机的声音,及微小的打字声。

等待,有点漫长。

不过,有点值得。

听到办公室里头的关灯声,我从位子上起身。

「让妳久等了。」奕森在一旁的打卡机刷了自己的出勤表。

我拿起包包,随后两人就一同离开公司。

我坐上他的轿车,路上经过的房子和街道是熟悉不过的景象,我猜他一定是想去那间麵店吃晚餐。

我们在麵店附近绕了一圈又一圈,终于找到停车位,走了一小段路才来到麵店。这间麵店后头是高楼大厦,旁边有一座公园,我和奕森在大学时期就很爱来这间小店吃饭,自从跟弈森分手后,我就很少来这里了。

我点了小碗乾麵配上一碗贡丸汤,而他的喜好还是没变,一样是大碗的阳春麵。

老闆很有朝气地对奕森打招呼:「一个礼拜没来,还特定带女朋友喔?」

女朋友?

对啊,我曾经是他的女朋友。

我有点为难地对老闆一笑,毕竟也过那幺久了,老闆应该也忘了我的面孔。

「我现在住这附近,常常跑来吃。」他说。

是喔……

这几年来我对他的生活不闻不问,他从日本回来几个月了,我也没问什幺详情,其实是有一半不敢去问,怕问了又能怎样,顶多只是同事间的问候而已。

我还能再进入他的生活吗?他的生活未来还会有我吗?

晚餐结束,我们俩人习惯性去散步,过程中我们没聊什幺。我东张西望,观察路人的一举一动:有人遛狗,有人跟他的伴侣一起慢跑,有人你侬我侬地坐在长椅上椅靠彼此。

今晚气温突然下降,寒流来袭,冷到我头皮发麻。我将手塞进外套里,裹着围巾变成缩头乌龟,想用衣服的温度取点暖。

「你要外套吗?」弈森试图要我穿上他的外套。

「没关係啦。」我摇头。

但他还是把自己的外套脱掉并叫我穿上,又帮我提包包,这些贴心的小举动让我的心变得好暖。

「谢谢。」我客套地说。

以前对我的好递增不减,为什幺你还是一样没变,要对我这幺温柔……?

「弈森。说一下,你在日本交的女朋友啊?」心里泛起一丝好奇,想知道他在跟我分手后,跟怎样个性的日本妹子交往。

我不是八卦,只是饭后闲聊。

我不是想知道他的感情史,对我一点也没帮助,只是对他的事倍感好奇。

我很单纯地就只是想听听而已。

听完他的口述后,我的心里更加複杂。

弈森坦白地说,日本这四年交了两任女朋友,可是都没有想以结婚为前提交往,只是为了打发时间、排解寂寞。

那我呢……?

我怀疑起自己的地位。

当时跟我在一起也是一样的心态吗?

或许,女朋友对他来说,只是带出去门面的玩偶。

高奕森的心好难懂。

「对了,允谚最近怎幺都没来送便当?」他话题一转。

脑中还在方才的情绪中,顿了一下才回答说:「他出差去上海。」

「他还是一样努力。」奕森继续往前走,我默默地跟在后头。

突然电话响起,是从奕森的手机发出。

听到琐碎的声音,好像是他朋友邀他喝酒聚会,他瞄了我一眼,表情犹豫着是要拒绝还是答应。

「你去吧。」不想干涉弈森放假玩乐的时间。

其实,我心里是很想把奕森留下来,希望他能在旁边多一下下,但我找不到理由提出,毕竟这种要求也很奇怪。

他将手机话筒拿远,然后对我说:「一起去吧。」

这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

接着,他马上就对电话说:「等等到。」我还没来得及摇头拒绝,他就已经挂上电话了。

「没关係啦,你有事就先去吧。」我可以不要去吗?「我可以自己回家,不用管我。」

「没关係。」弈森知道我怕生,他解释说都是我认识的大学同学。

自从跟奕森分手,跟他大学的哥儿们根本没联络,就顶多脸书顺手按个讚。

跟奕森过去会不会很奇怪?不知道要用什幺样的身份跟他站在一起。

不过,这样又可以跟弈森相处了,虽然称不上是独处。

1 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情久娱乐 » 换妻经历 半夜他强行挺进了我的体内

情久娱乐网

请上车最新娱乐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