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情久娱乐片网

玩物人生 口述年轻房东趴在我白洁的身上夜夜要我

口述年轻房东趴在我白洁的身上夜夜要我,春假过完,公司客户量突然暴涨,比过年前是要多上好几倍,每位同事工作量繁多,大家都忙得不可开交。本来办公室一到晚上六点就空无一人,现在熄灯时间延后至七、八点,还有人乾脆在公司过夜。

玩物人生 终于我不再是一个人加班,还不错。

因为如此,老闆分配的每一小组都拆开来单独行动,提升效率。我和奕森在公司见面次数减少,更不用说独处的秒数,几乎等同于零。

玩物人生 口述年轻房东趴在我白洁的身上夜夜要我
玩物人生 口述年轻房东趴在我白洁的身上夜夜要我

我好想他。

想念是用在碰触不到的人事物上。

「好累喔⋯⋯」林姿桦瘫坏地滑动滚轮椅,在原地推动自转,还不慎撞到我的脚后跟。

我「啧」了她一声。

本来我一个人待在资料室拿相关文件,林姿桦后来跑进来乱,哀怨工作没完没了,还对我诉苦说凯文脾气变暴躁,她做的每一件事都会被拿起来骂。

说到男朋友,自从开工日后就很少跟允谚见面,他在公司职位升级,不时要跑到外地出差。连吃一顿饭都要两人百忙之中抽出,常乔不合相约地点,不然就是约会中接到电话急着走人。

我和允谚有整整八天没碰面,至少还在手指头数得出来的範围内。他人目前在国外打拼,等他回国要找个时间好好陪他,毕竟允谚是我的男朋友。

「叩叩」资料室的门响了两声,我回头,站在门外的是奕森。

心突然慌了。

「我拿资料。」他说。

林姿桦自动让出走道,退到墙边。我故作镇定,不让我的情绪被他们发现,但心却漂移在奕森的举动上,无法专注在自己的事情,不由自主余光总会移到奕森的面庞。

「在找什幺?」我问。

看他犹疑在某个点上,想帮他解惑,从私心的方面解读,是我自己想跟奕森有所互动。

「去年三月的资料。」奕森正眼直视我。

在他褐色的眼睛里,呈现出我的身影。

停顿。

我的视觉神经停顿在他深邃的眼眸里。

「喔,在我这。」我赶紧回神,不让奕森看穿我被他扰动的模样,用眼睛示意放在桌上的一堆黄色资料夹。

心是七上八下地震动着。

他抱起资料夹。「我拿去影印,等等还你。」说完,他便走出资料室。

姿桦默默地滚动到我旁边,我睨视着她。接下来她把话题扯到别处,爆料些五四三的小八卦,比如说:打杂小妹——便利贴女孩剪了一头清爽的短髮后,开始懂得拒绝前辈们的不当行为,不再要她像个奴隶瞎忙一番。

林姿桦讲了一大堆,我确实很认真,稍微听进去一点,不然之前我的耳朵都会自动忽略无关紧要的闲话。

「叩叩」谁又再敲资料室的门?

「姿桦姐,有你的电话。」便利贴女孩探出头轻声细语地说。

我特别留意一下便利贴女孩,她变得自信焕发,真的像林姿桦说得跟前阵子有所差别。

她都能这样成功地做自己,我却还停留在躲避自己的心态里。

真逊。

「来了!」林姿桦屁股黏在滚轮椅上,就是懒得伸脚行动,像个小孩子自得其乐,跟着便利贴女孩移动出去。

资料室的门还没关上,就听到凯文对林姿桦大吼:「林姿桦,你几岁啦?」

我猜此刻林姿桦一定立马跳下滚轮椅,对凯文吐舌头,然后装出娇柔做作的腔调接电话。

难怪她每天都会被凯文唸。

没有林姿桦的唠叨真爽快,才刚準备要清静一下耳根子,奕森就捧着黄色资料夹进来,放到我原来摆放的位子。

「雨涵,我这边有客户给的巧克力,你要吗?」是一盒金色包装的知名品牌巧克力。

我要。

「没关係,不用。」我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又不一致了。

我竟然不敢收下奕森给的巧克力?

「那我送给其他女同事啰。」他拉开资料室的门。

这幺急着走?

「等等!」我叫住奕森,「我要好了。」我为难一笑。

我不想把他让给别人。

何况是他曾经拥有的东西。

奕森把巧克力亲自交到我手中,我的体温逐渐上升,不禁涨红了脸颊,热到盒中的巧克力足以融化成液体。

当奕森离开资料室,我就动手把室内冷气温度调低。

我怎幺会流出一身汗?

1 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情久娱乐 » 玩物人生 口述年轻房东趴在我白洁的身上夜夜要我

情久娱乐网

请上车最新娱乐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