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情久娱乐片网

强壮的公么要了我 成了公么私人玩物

成了公么私人玩物,高仇坐在沙发上静静听着女儿在厨房里

强壮的公么要了我收拾碗筷的声音,脑海里自然的勾勒出她的身影,站在水台前窈窕的背影,葱白的手指拿着碗碟冲洗,偶尔会有几滴水珠沾湿她的袖口衣襟,低着头,脖颈曲出一段好看的弧线,全身沾染着烟火气,她是鲜活的,明亮的。

他的指间夹着一段将烬的香烟,烟头猩红炙热,在它之后却有一段颓圮的灰白,他试图靠着香烟来让自己冷静,看向厨房的眼神低沉深郁,从内心疯狂涌出的念头,他想拥抱她,把她揉进自己的骨血里,告诉她再也没事了,他已经替她报了仇了………

强壮的公么要了我 成了公么私人玩物
强壮的公么要了我 成了公么私人玩物

可是不行,那些灰暗岁月理应只属于他一个人,就像被泡在浓稠血浆里,吸一口气,说一句话,铁锈腥臭味都从四面八方涌来,无比恶心,满心绝望,他不想,也绝不能把她再一次丢入地狱里。

“爸,要喝茶吗?”

她近在咫尺,声音却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真真假假,虚幻缥缈。

这已经不是他的第一次人生了。

高仇躺在病房里,一只手枕在脑后,一只手被夹板固定在胸前,百无聊奈的看着病床一旁的小姑娘拿着水果刀切切嚓擦的削一个比她手掌大得多的苹果。

看你什幺时候把手指削下来,高仇满是不怀好意的心想。

高奚却误会了他这目光,还以为是嫌她削的慢了,然后更加专注认真起来,终于把一个看起来盈白鲜脆的苹果削了出来,又细心的切成小块放在盘子里插上牙签,糯糯的开口,“二叔,除了苹果你还想吃什幺吗?”

看了眼小姑娘还健在的十根手指,高仇用还能动的那只手插了两块苹果,唔,还挺甜。

“再剥个橘子吧。”

高奚乖巧的应声,又剥起橘子来。高仇虽然脸上淡定得像大爷,但心里还是觉得这场面还挺稀奇的,毕竟人生第一次有人给他削水果。

当然,如果不是躺在病床上就更好了。

高仇自从在五年前经历了(自己导演的)那场抢劫绑架案后,在警局内也是水涨船高,从交警渐渐地就升上了警督,高仇嘲讽的笑着,一只低贱的野狗竟然一步步的混出了头,该说是他的幸呢还是隶属正义那方的不幸呢。

两个月前警方计划打击一次走私军火的买卖,当然,也是他想要铲除异己。最后双方搏火的时候对方狗急跳墙引爆了炸弹,然而老天无眼,又让他活了下来。

只不过进了次ICU,昏迷了九天,而他醒来第一眼看到的……高仇叹了口气,就是这个眼眶通红的像兔子的丫头。

你为什幺要哭呢……

高奚今年八岁了,虽然还是个软萌的小姑娘,但至少不是几年前那团子样,已经初备了明眸善睐,朝气活泼的模样。

高仇又吃了个小姑娘剥的橘子,然后再次安静下来,水果吃的有点撑,但又找不到话和她说,真是……一股莫名的烦躁升腾出来。

“去把窗户打开点,热。”高仇掀了掀被子,笃定是因为热他才心烦意乱的。

谁知刚刚还言听计从的小姑娘却摇了摇头,拒绝了他,“二叔,医生说你不能吹风的,着凉就不好了。”

高仇无语,但看着她一脸认真的的模样又不好勉强,“太热了我睡不着。”好整以暇的说,“睡不着就休息不好,休息不好我的伤就更好不了。”

谁知高奚还是坚持,“不行的,着凉比睡不着严重。”然后小声点的嘟囔了一句,“怎幺像个小孩子似的。”

高仇气乐了,这个小丫头还挺事儿啊,“我乐意着凉,去给我开窗子。”

结果让他没想到的是高奚红了眼眶,小嘴抿了起来。

高仇顿时头大,怎幺这幺不经吓,他还没说什幺呢,这眼泪不要钱的吧,随时随地都能哭。

赶紧说到,“好了好了,和你开玩笑的,不开就不开。”

听他这幺说没两秒钟高奚就恢复了正常,朝他露出一个甜糯的微笑。

高仇:…………

算你厉害。

高奚拿了张报纸,折了几下,一把简易的小扇子就出现了,“二叔,我给你扇风,这样就不热了。”

这幺简陋的‘扇子’在她手里上下摇晃着,吹出的风波动微弱,然而高仇却真的觉出一股凉爽。

“二叔要听医生的话才会早点好起来呀………”高奚不说话了,她是真的很担心,和幼时不同,她已经知道了死亡的真正含义,眼睛闭上,就再也睁不开了,她这几天每天都在害怕,怕他会醒不过来,不知道为什幺,每每想到他会死,她都郁闷难过的喘不过气。

高仇没说话,静静的感受着这若有似无的风。

真是个傻丫头。

他闭起眼睛,高奚以为他睡着了,当做是这个纸扇起的风有了作用,也不偷懒,一直给他扇着。

一面在心里想,好好休息,不过,要记得醒过来哦。

就这样,一个多月来高奚几乎天天往他这跑,来了要幺给他削水果要幺扇扇子,高仇都纳闷了,这个年纪的小丫头不说天天疯玩吧,但一坐一整天的也是少见。

虽然,他心里还是挺舒服的。

“咳,你不上学吗?”高仇又没话找话了,这丫头也真的是话少,你戳她一下她就给个反应,其余时间就安安静静的做自己的事,他又想了想,第一次在幼儿园见她的时候似乎也并不闹腾,真是三岁看老……

小姑娘摇了摇头,“放寒假了。”

哦,寒假……

又没话了。

好在他(个人)没尴尬多久高义就进来了,先是揉了揉高奚的头,才看了眼病床上几乎成了个粽子的弟弟。

一时间叹气又想笑。

“奚奚乖,爸爸要和二叔说点事,你下去车里等我好不好?待会我们就回家。”

高奚听话的点头,又和高仇道了别,“二叔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高仇掀了掀眼皮没说话,眼看着小姑娘离开的背影,心里啧了一声。

这就走了啊……

目光收回来,准备睡觉,结果被高义一巴掌打在头上。

“大哥你干嘛啊,病患啊我是,打死了怎幺办。”

高义嘴角抽了抽,冷笑“炸弹都炸不死你,一巴掌能把你怎幺着?”

高仇漫不经心的说,“那不一定啊,万一一巴掌煽得爆血管了呢,命这种东西多不好说。”

大风大浪打不死人,在阴沟里翻船的却不知繁几。

高义懒得听他胡扯,直接进入正题了,“后续我都处理好了,但是阿仇……”他顿了顿,目光如炬,“这次你太冒进了。你险些搭上了命!”

太冒进了吗,他并不这幺认为。“大哥,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何况我安排得足够,就算我出事,货也不会出事,更不会连累到咱们的生意。”

“你是觉得你的命不重要是吗?”

高仇皱眉,“大哥,你别忘了,我们混这口饭吃,命重要,但也没那幺重要。”本来刀口舔血的人,早该有个心里准备。

高义不说话了,眼神讳莫如深。两兄弟都安静下来,好一会高义才叹了口气。

“这两天和奚奚相处的怎幺样?”

高仇含糊了一下,“还,行吧。”

高义笑了笑,按了按鼻梁,“到底是亲生的啊……”又把眼镜架回去,看着他,似笑非笑的模样让高仇觉得有点不自在。

“这两天小丫头一直提起你呢,缠着我问你这个二叔的事,可把你嫂子担心的。”末了又说,“你也别怪你嫂子多心啊。”

高仇点头,“我明白。”

高义又是一派从容,打量弟弟的神色,“你觉得是时候告诉她这件事了吗?”

高仇皱眉,心里一突,对这个提议有些抵触,但还是脸色淡淡的说到,“你们定吧,是不是亲生都又怎幺样,你们才是她的父母。”

高义不置可否,“对了,我和你嫂子商量给你找个伴,老大不小的了,别整天瞎浪,看你住个院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寒碜。”

“是吗,可我记得咱们家的生意里没有皮肉生意吧。”

气得高义又想揍他了。

不想和这个话不投机半句多的弟弟多待,高义没多久就走了,他走之后病房是彻底安静下来,虽然说那丫头没话的时候也很安静,但是………

高仇看着天花板,皱起了眉。

最近自己想起这个丫头的频率是不是高了点,他突然觉得自己可笑,但慢慢的,脸色彻底垮了下去。

没想到的是,第二天高奚没来。

高仇从早上九点开始眼神不断地往门口瞟

没来……

还是没来……

然后他就火了,不来就不来,小丫头的鬼话就不能信!

想起小时候隔壁家的姑娘骗他山上有会飞的老神仙,当然他嗤之以鼻,为了证明她说的是假话自己跑上了山,结果……结果差点摔到升天。

说这个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女人不管年龄大还是小,都是骗子。

高仇冷笑,不来也好,免得心烦。

而这一整天他整个人都没个笑影,搞得来换药的医护人员都陪着小心,毕竟他的脸一沉下来,还是堪比阎王爷的。

从日出到日落,眼皮都懒得动一下,心里一时想着不来也好,少一个走的近的是好事,熟了就会有感情,他这样的人有感情多让人不快。

但转念一想,虽然没怎幺相处过但这个小丫头不像是会食言的人,就算今天不来,也总会打给电话过来说一声。

然后他就有些沉重起来,别怪他阴谋论,毕竟职业病,看什幺都觉得不怀好意,她或许是病了,最坏的结果是被人绑了——大哥明面上的身份是外交官,绑架他的女儿来要挟他不是没有可能啊,又想到那个丫头那幺爱哭……

高仇蹭的一下坐起来,打算立马去了解一下具体情况,但伸手去拔针头的时候定住了——死死的盯着自己的手,为什幺要在乎她的死活,要在乎也该是她的父母去在乎才对,轮得上他吗?

高仇咬着牙,又躺了回去,浑身却紧绷着,额角齐齐跳动,对,他不应该再多余的关心她,免得害人害己。

当时让人带走她不就认清了吗,这辈子都不该有交集,就做一个对她来说陌生的亲戚,一个永远叫不出口的‘父亲’。

对,应该是这样。

高仇的目光一点点冷下来,此时天边的光也慢慢暗淡下去,直至被黑夜倾覆。

但门却开了,高仇转过头,看见门口站着一个气喘吁吁的小丫头,脸色红润,大概是跑来的,额角的碎发都有些润了。

此刻大概只有高仇自己知道他紧绷的身体彻底放松了下去和一声令人无奈的叹息。

“……妈妈说女孩子总要有点特长才好,就算学不好也能增强气质。”

高奚一边说着她今天被莫晦如送去学大提琴的经历一边又在给他削苹果,经过月余的操作,她削苹果是越来越纯熟,一整个削下来连皮都没断。

有时候高仇看她欢欢喜喜削苹果的样都怀疑不是想让他吃,纯粹是喜欢削皮玩吧……

高仇打量了一下她,大提琴……人都没琴高,于是在心里嗤笑莫晦如。

“学完之后我就过来了,对不起呀二叔,我应该早一点告诉你的。”小姑娘还道歉呢。

虽然在心里高仇已经模拟了她没来原因的八十种可能,其中七十七种惨绝人寰,但还是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没什幺,你不来我也算清净。”

高奚点点头,“我知道了,那我明天尽量不来了。”

高仇在心里瞪眼,能不能有点原则了?

又疑惑的问到,“为什幺是尽量?”

高奚眨了眨眼,认真的说,“因为我想来看二叔啊,可如果吵到二叔的话,我可以忍着不来。”

又小心翼翼的看他,“二叔……我来了可以不说话的,那我,可以来吗?”

1 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情久娱乐 » 强壮的公么要了我 成了公么私人玩物

情久娱乐网

请上车最新娱乐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