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情久娱乐片网

医妃火辣辣邪王用力宠,乖一点 你只能是我的

乖一点 你只能是我的,星期一,又是个春光明媚的早晨。

「唔……」床上的人发出一丝呻吟,眼皮微微跳动,下秒便悠悠转醒。

栩曜童瞇了瞇眼,懒懒地伸了个懒腰,转过身继续睡。

医妃火辣辣邪王用力宠「唔……?」而同样在床上的另一人,察觉到一丝异样,缓缓张开了眼,酒红色瞳孔在阳光下散发着炙热的光芒。

医妃火辣辣邪王用力宠,乖一点 你只能是我的
医妃火辣辣邪王用力宠,乖一点 你只能是我的

由于意识还不是很清楚,翔天承迷茫的揉着双眼,盯着眼前另一名少年的睡颜,脑袋足足当机了三分钟。

不、不会吧……?

「童……?」

逃跑的念头才刚在脑中浮现,栩曜童便缓缓睁开双眼,眼中的睡意还未散去,但更多的却是困惑。他默默回望翔天承,难以置信的揉了眼,脑袋亦是空白一片。

靠……不会吧……?

「翔、天承……?」栩曜童喃喃道。

彼此来回对视好几秒,最终某人再也忍不住,率先打破寂静。

「早、早安啊,童。」翔天承不动声色往后挪一步。

十分难得的栩曜童并没有大吼回去,只是慢慢地……慢慢地,扬起了笑容。

「翔天承。」他温柔喊道。

「呃,是?」连气都不敢喘,翔天承顿时喜惧交杂。

喜的是栩曜童刚刚竟然一脸温柔地喊出自己的名字!

恐惧的是───他、他他昨天应该没做什幺对不起人家的事吧?

拜……拜託能别笑得那幺阴险吗?大、大不了他切腹谢罪?

「是翔天承没错吧?哈?」不给对方反应的时间,栩曜童笑了出来,「现在,在我眼前的,是翔、天、承,没错吧?」

某人欲哭无泪地抖了抖。

「呃,是。」

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

眼睁睁瞧见栩曜童瞬间黑掉的脸,翔天承淡定吞了口水,做好了随时被踹下床的準备。

等了良久,对方迟迟没动作。

「童?」翔天承有些意外,他战战兢兢的喊了声,结果───

「你他妈还有脸叫我?」栩曜童扯扯嘴角,额头上的青筋显然而见。「翔天承,你是在等我踹你下去,还是自己来?」说完,眼神还有意无意朝下方瞄了眼。

「我、我自己来就好!」为了下半辈子性福,这种滚下床的行为他自个儿来就够了!

「三秒后消失在我眼前。」栩曜童不带一丝情绪,冷冷瞪着他。

不到一秒翔天承便连滚带跑冲出房间,接着只听见身后传来『碰』一声,他连回头的勇气也没有。

房里,栩曜童蹲在地上,整张脸却是红得不像话。

该死!为什幺他得一大早就看见那家伙的脸啊!

「呃,童。」房门外的翔天承不死心地又喊了声。

「干嘛!告诉你我现在可不想看到你的脸!」

「不是,我只是想说,现在已经七点半了。」

「所以勒?」

「我们上课快迟到了……?」

乱七八糟的房间,顿时迴荡着满腔怒火的两个字。

「卧槽!」

二十分钟后。

「你个混蛋!没事为什幺睡过头!」

「咦?为、为什幺是我?童你不也睡过头吗!」

蹲在玄关前,栩曜童双手绑着鞋带,嘴里还咬着尚未啃完的吐司,翔天承则慌忙的拿着镜子理头髮。

而依然在斗嘴的两人,丝毫没注意时间的流逝。

「还不是因为你昨晚教太晚的关係!」

「不也是因为你都听不懂吗?」

但正是因为教的太晚,翔天承才找到藉口得以留宿一晚,为此还兴奋了大半夜。

「可恶!别忘了早上的帐我还没找你算!」

「是是,知道了。」翔天承随口敷衍了下,接着歪头思考了会儿道:

「对了,童,我想起来了,半夜的时候,我绝对不是为了做什幺非分之想才摸黑爬上你的床哦,这点你一定要相信……我噗!」

「鬼才会相信你!」一拳往对方肚子挥去,栩曜童这才气消了点。

「哎呀?一大早就这幺热闹?」这时,栩妈从客厅走了出来,看着玄关打情骂俏的两人笑了笑。

「伯母,早安!」

「早安,啊不对,现在已经不早了喔?」手指着墙上的时钟,短针默默走向八,两人各自倒吸一口气。

「妈,妳是不会早讲吗!都已经迟到了啊!」

「总之我们先走吧,伯母这两天打扰了!」回头向栩妈道了声谢,翔天承迅速跩着栩曜童奔出门。

「呵呵,一路慢走啊。」

正在大街上一路狂奔的二人。

「哈哈……该死,就算全程用跑的也要二十分钟才到学校啊!」栩曜童上接不接下气地说着。

「也是,与其被记迟到,倒不如───」说着说着,翔天承蓦地停下脚步,后头的栩曜童是连人带包,一头栽了上去。

「干!没事停下来干嘛!」揉了揉疼痛的鼻子,栩曜童满脸怒气。

「童,我们乾脆旷课吧?」

「什幺?」跟不上对方的思维,栩曜童睁大眼,望着眼前笑得一脸诡计的家伙。

「刚好,我知道有一个翘课的好地方!」

「什幺?等、等等等!你认真的?」

妈的,堂堂的学生会长竟然说要翘课?!

1 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情久娱乐 » 医妃火辣辣邪王用力宠,乖一点 你只能是我的

情久娱乐网

请上车最新娱乐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