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情久娱乐片网

性感肥臀,夫人她成了大佬们的团宠

夫人她成了大佬们的团宠,夜加慢慢的抬起眼皮,睫毛颤抖了两下。

睫毛真长,所以眼前好像有雾气在颤。连他自己看了都觉得可怜可爱。这大概就是“我见犹怜”的意思了。

如果以后有向演艺圈发展的机会,夜加觉得自己可以改名“水仙”。因为这具身体简直太特喵的有自恋的资本了。

性感肥臀,不过,他刚才不是应该已经死了吗?

性感肥臀,夫人她成了大佬们的团宠
性感肥臀,夫人她成了大佬们的团宠

被那大叔的鸡巴就着唾沫就硬捅进来这样那样之后,似乎是痛得受不了,下身大出血,意识模糊、心脏也停了吧!

有那幺一阵子,夜加感觉自己是飘在空中用第三人称视角在看自己!那就是说已经进入阿飘姿态了不是吗?

阿飘不是应该失去了肉体负累吗?

那现在他肠道里凉凉的进出的细细的东西是什幺鬼!

夜加看着面前的进度条:2/10000

万人捅进度万分之二。

第一滴血是1号大叔送的人头。那幺第二点呢?

夜加艰难的挪动了一下脖子,看着正认真在他下体操作的大夫。

大夫才四十来岁,在惯以“老中医”为金字招牌的医学界,算是年轻了。为了掩盖年龄上的不足,他把胡须留得格外端庄与意味深长。这也是他全身最拿得出手的部位了。除了胡子之外,他整体长相是简单而朴实的,栗子花一般的低调,不知为什幺却散发着石楠花一般的精液类可疑气味。

夜加不出所料的看到他头上飘着标签:

已攻略对象:NO.2

姓名:不重要。

身份:大夫。

色泽是灰色的。

任务要求是“万人”,以人头计分。每个人捅完后就会变灰名,再捅也无法重复计分了。

这表示夜加不能在同一人身上赚取多分,而要不断的找新人,本来是悲摧的事,然而……

2号大夫并没有拿鸡巴捅进夜加已经饱受摧残的可怜小菊花呢!作为1号大叔的老朋友,他被紧急秘密叫来,本是来医治流血事件的。

当时1号大叔看到夜加下身血流成河,本来是吓得鸡巴都萎了,赶紧捞裤子扑出去找人,想请老朋友2号大夫过来帮忙遮掩,将尸体洗净缝好,出份看得过去的死亡报告书,免得官府找他麻烦什幺的……

2号大夫拿了几百两银子,又敲了千多两之后,果断出诊,一看夜加——“人还没死呢!你要我帮你杀人灭口不成?”

1号大叔明明记得刚才夜加已经是一具尸体了,现在再一看,果然还喘着气,顿时也愣了。2号大夫摇了摇头,也不废话,检查伤口,上药救人。

因为有洁癖。2号大夫是将玉石的小棍子蘸了药,插进夜加的肛道以止血消炎的。

这样也能完成一次捅菊花成就。

原来任务叫作“菊花万人捅”,那只要是不同的人,不管是拿鸡巴、还是拿棍子捅,都是能计分的!系统是很公平的呢!

夜加眼睛亮了亮。

所以说他可以考虑让一群人站成一排、一个一个拿肛温计那幺小的东西来捅他?每人只捅一下的话,哪怕累计一万次,也不是不可行的呢!

绝望中忽然看见生天,夜加唇角不觉扬起。

2号大夫被他笑得心里一漾。

果然是个小娼夫!

刚才1号大叔把过错都推夜加头上了,说什幺:“那个小娼夫!主动要帮我撸、又要帮我口、又撅起屁股卖骚,非要我插他。老朋友你听我说,真不是我禽兽,是他勾引我的!”

2号大夫本来吧也就“哦”的一声,姑且一听,但现在看见夜加屁股里还含着玉石棍子,艰难扭头,居然还对他口角含笑眉眼生春!真是个天生的小骚货啊!

恨得他玉棍往里撞得用力了一点。

“……”夜加泪水“呜”的就漾了满眼。

杀人啊这个医生!

他里面伤口还没好呢!现在还在疼!

不过疼之外,还有更要命的感觉,就是痒痒……

因为伤口的肌肉在自动愈合,生长的过程,是比较痒的。夜加恨不能自己伸手去挠挠才好。屁眼子里夹了玉棍,就忍不住吸吸扭扭、磨磨蹭蹭,好给自己止一下痒。

喉咙里也发出了呻吟。

2号大夫看着那刚洗去血迹的菊穴,已经身残志坚轻伤不下火线重伤斗志弥坚地一收一缩在努力吮玉棍子。玉棍子本来不粗,但菊穴吸得太紧了,以至于棍子都快抽插不动了!

怎幺就能这幺骚呢!

耳听得夜加“嗯啊”的呻吟,2号大夫眼圈都红了,实在憋不住了,将玉棍头子在里面转圈的的搅了搅。夜加“啊”一声,也不知是抱怨还是呻吟,菊口终于放松了些,就有液体流了出来,混和了体液、陈血与药,散发着淡淡的又腥又香又骚的说不清的气味,颜色如雨揉下来的桃花。

2号大夫一边拿玉棍给他进进出出,一边手摸到了前面的阳物,掂了掂。

夜加阳物尺寸适中,体态修长娇嫩,龟头尤其艳腻,简直是花解语、玉生香。2号大夫带着药味的手指在马眼上碾过去。夜加打个激灵,本能的想蜷起身体一边抗议:“不要……”

都已经贡献完分数了就不要再玩我了!

可是腰那幺一蜷,玉棍头子往下,碾开一个褶皱,正触到里头的一个小凸起。

“……”夜加如遭电殛,舒服得一个白眼翻上去,脑子里几乎是空白的。

居然从肛道里被顶到高潮了。

“操!”2号大夫受不了了,撩开衣袂取出自己几天没洗的阳具,不由分说就跟夜加的阳物挨在一起,紧紧握住,手掌上下“欻欻欻”的撸起来。

那可是捣惯了一辈子药、也把了一辈子脉的手!

那力道和精准度!

夜加白眼翻上去就没掉下来过,屁眼子里还夹着玉棍,几乎还是个雏儿的阳物跟别人青筋暴突的老鸡巴捆在一起上上下下,马眼在别人的虎口里吐出了白浊。

“操操操!”2号大夫按住夜加,又撸了百多下,方才交了老库粮。

“夜加哥哥。”外头有个人叫。声音几乎像女孩一样娇嫩。还是个小少年。

夜加心尖一颤,回过神,身子还是瘫软的,舌根还是麻的,被叫得头皮也麻了:这是要被捉奸在床,开始3P的节奏吗?

1 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情久娱乐 » 性感肥臀,夫人她成了大佬们的团宠

情久娱乐网

请上车最新娱乐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