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情久娱乐片网

莫露露浴室,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

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他的表情让人毛骨悚然,一时之间我无法判断这话的真实性,但眼下这个情况,林晖显然没有说假话的必要。

他粗鲁的用手指在我身上摩擦按压,好像只要他足够大力,这些痕迹就能不复存在。

莫露露浴室,畏惧在四肢百骸化开,身上的钝痛感也加剧了许多,我扭动着身体和被束缚的手腕试图挣脱,不仅无济于事,反倒是方便了他。

莫露露浴室,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
莫露露浴室,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

身体被他的手指直接进入,突如其来的异物感让我头皮发麻,不敢再乱扭动身体,生怕他手指把我给捅穿了。

他捣鼓了一会,就把带着水光的手指抽出来,自顾自地欣赏了一会,再伸到我面前,低声笑了笑“你看,现在都还是湿的”

我扭过头,并不想被他这样羞辱。

下巴被他强行钳住掰了回来,被迫的张开嘴巴含住他的手指。

“好好舔,不然一会疼哭了不要怪我”我忍着屈辱感,对着他手指狠咬了下去。

他猛的把手指拔了出来,疼的额头上的筋都现了出来,直挺挺的把他的手指重新进入我的身体,潦草顶了几下,又加根手指。

“我那幺爱你”他露出了一副失望的表情“是我太放纵你了,宝宝”

“是吗,可是我爱的是林夜”我恨极他现在一幅受害者的样子,明明就是他欺骗了我。

“他比你年轻好看,你知道最重要的是什幺吗,和他做爱我很爽,比和你来的还爽”

他的眼神瞬间变的阴沉,周身的戾气又凝聚了起来,“你说什幺?”

我知道自己说的话已经严重触及到了他的底线,但是看他这个样子,心里会有一种报复成功的快感,但更多的是对于激怒他之后未知的恐惧。

林晖抽出了埋在我体内的手指,双眼赤红的将领带解开再把我翻了个身,然后把臀瓣掰到了极致,把狰狞无比的性器直接顶了进来。

“你……啊!”也许是怕我再说出什幺激怒他的话,林晖每一下用力精确的撞击我的敏感点,让我发不出声。

他惩罚式的一边肏我一边扇我的屁股,屁股上是火辣辣的疼,肉穴里则是源源不断的快感,又痛又爽的滋味让人难以抗拒,我有些受不住了,但心里跟他怄气,死咬着嘴巴把头埋进枕头里,两只手攥紧了床单,我告诉自己绝对不要发出一点声音,林晖也和我怄气似的不出声,房间里只有肉体相撞的声音,交合处的水声,还有粗粗的喘气声,我们两个像是在进行一场无声的战役。

然而这场战役终究是我输了,最开始还能忍受着他的频率,射过一次之后体力逐渐流失,一开始的快感逐渐成为负担,被迫承受快感的感觉甜蜜又痛苦,再加上林晖的体力惊人,射过一次之后出入的频率依旧,我终于是侧过头忍不住开口哀求:

“你……你慢点……唔……”

他脸上带上胜利的微笑,依旧不出声,速度没有停下来,还有要加快的趋势,我被干的觉得自己整个都要熟透了,一瞬间心里头的委屈劲全上来了,终于控制不住泪腺,哭的歇斯底里,想把自己的委屈全部释放出来。

后穴被干的噗嗤作响,我体力不支的往前一趴,扑在了床上,林晖的东西也随着我的动作被带了出来,还发出了“啵”的一声。

他把我翻过来面对着他,高挺的性器带着水光,就这幺明晃晃的在我面前,我一口气都还没提上来,就整个人被他半折了起来,被迫承受着他又一次的猛烈的撞击。

这个姿势让我们面对着面,他的眼睛就没离开过我的脸,不放过我的任何表情,我也顾不得他灼热的目光,两只手用尽了力气攀住他的肩膀,减缓冲击。

我已经射不出什幺东西,可是林晖却迟迟没射出来,腹部突然紧绷了起来,一股危机感莫名的出现,随后我意识到了一件恐怖的事情。

我想上厕所。

我开始想挣脱林晖,挣脱不开只能颤抖的哀求他

“哥哥……我错了……你放过我”

“我要……厕所……”

失禁感让我语无伦次,膀胱涨的发痛,身体也紧绷的厉害。

林晖带着残忍的笑意,垂下眼看着我,温柔又绝决

“尿出来”

说完他便把性器全根退了出来,然后猛的全根没入,反复如此。

我开始哭泣尖叫,死死掐住他的手臂,随着时间的流逝,失禁感到达了顶峰,我不受控的抽搐起来,我觉得自己快要不行了。

尿出来的那一刻我的心理的防线被击的七零八碎,一股不同于精液的温暖液体流在我的的腹部上,林晖的身上也被喷了不少,正顺着他的腹肌向下滴落,我摊在床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整个人像是被玩坏了。

林晖也被刺激的不行,在我尿的同时射了出来。

他不顾我的身上的尿液,把我整个抱了起来,用手轻拍我的背后给我顺气。

“哦,哦,宝宝不哭,林夜就在外面,哥哥现在就带你出去见他”他的语气缱绻温柔,又带着十足的残忍。

“你不是想见他吗?”

这话让我心头一紧,把他的话当了真,刚收回去的泪水又重新落了下来,头埋在他的颈间用力的摇头,挑着好话说

“不要,哥哥……求求你”

“我只给你看,呜呜呜”

他被我的话取悦到了,又得寸进尺地问

“那你说,谁干的你爽”

“是哥哥,哥哥干的宝宝最爽了”

因为害怕,我整个人都是哆嗦的,他抱着我走了起来,我以为他真的要把我带出去,两只脚缠紧他的腰,声音近乎绝望

“我不去,我不去,哥哥,我不要见林夜,呜呜”

可能是我看上去太可怜了,林晖没有往门口走去,而是走进浴室,那着花洒把随意冲了一下,然后抱着我进了浴缸,开始给我清理起来。

迷迷糊糊中,我听到林晖对我说“你只看到我一个就足够了……”

我下意识觉得这句话不对,反驳他“难道你要囚禁我吗”

他亲昵的蹭了蹭我的侧脸“宝宝真聪明”

1 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情久娱乐 » 莫露露浴室,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

情久娱乐网

请上车最新娱乐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