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情久娱乐片网

爵少的迷糊新娘被公车强奸

爵少的迷糊新娘被公车强奸,被留下的方唯捧着一杯香槟,裹着披肩和两位股东聊着电影的制作,凌宇回到牌桌前,见盛嘉图有些心不在焉地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上前递给他一支烟。

“你心情不好?”

爵少的迷糊新娘被公车强奸
爵少的迷糊新娘被公车强奸

盛嘉图只将烟拿在手里,并没有点燃,他转头看一眼聊得热火朝天的方唯那里,又看向凌宇。

“那个电影,你是认真要拍的?”

“你什幺时候见过我玩票?”

“那幺你该明白,投资如此大的制作,交给那个小导演很有风险。”

凌宇也看向方唯,突出一个烟圈:“风险越大收益越高。”

“这幺自信?”盛嘉图玩着打火机的动作一顿,认真的审视凌宇。

“对她有信心的不是我,”凌宇笑得像只狐狸,“而是刚刚离开的那位万芷小姐。”

盛嘉图的表情一僵,随后他站起身,“那你们继续聊吧,我先走了。”

凌宇也站了起来,将万芷留下的披肩扔给盛嘉图,“这种东西,还是你亲自给人家披上比较好。”

盛嘉图的脸彻底黑下来,穿上外套抓着披肩疾步离开了玻璃房。

凌宇送了盛嘉图返回,就见到方唯双眼迷离地盯着面前的香槟杯小声地唱歌,不由皱眉。

“你们给她灌了多少?”

两名股东冤枉:“三杯香槟,她就把自己喝成这样了。”

凌宇哭笑不得,“你们去玩吧,我来陪她。”

两人如释重负地离开,方唯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丝毫没注意到周边的变化。

凌宇坐到她身边,给自己倒了杯威士忌,一边喝一边看方唯醉酒后的样子。

方唯突然回头看向凌宇,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衬衣袖子,“陈一朋!你个渣男,混蛋!既然不喜欢我又为什幺要来撩我!”

凌宇一个不留神,被她一把抓到面前,盯着他双眼恶狠狠地说:“你不喜欢我可以跟我直说!为什幺要说自己不行?”

“不行?”凌宇的一口酒差点喷出来。

“是我魅丽不够大吗?你对着我硬不起来?”方唯抓住凌宇的一只手,一把按在自己胸口,“我的胸不够大吗?可是摸起来很软很舒服啊,你为什幺不喜欢呢?”

凌宇顺势摸了一把方唯的胸,不是很大,但是极有弹性,像棉花糖一样Q弹绵软,手感非常好。

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干瘦的小姑娘,实则还满有料的。

凌宇轻笑了一声从方唯手里挣脱,将她面前的酒杯拿走,又吩咐服务生端来蜂蜜水,一手捏着方唯的下巴给她灌了下去。

这下方唯就安分了,裹着披肩倒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凌宇见她睡着,就让她在沙发睡着,自己继续去牌局了。

深秋的北京夜晚,天气透着彻骨的寒,从热闹的夜场出来,万芷在路边等车,寒风吹过不由打起了哆嗦,直到进了车子后才稍稍缓了过来。

路过一家24小时药店的时候,万芷让司机停着等她,她进去买个药,在店员的哈欠中,万芷捏着一盒事后避孕药出了药房。

等在店外的并不是她叫的车,一辆熟悉的黑色迈巴赫停在路边,而让人意外的是盛嘉图并没有在车里,反而是站在车边等着她。

万芷手里的药塞进包里,缓步走到盛嘉图面前。

1 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情久娱乐 » 爵少的迷糊新娘被公车强奸

情久娱乐网

请上车最新娱乐报导